百科

有些感情,无关风月,一样刻骨

作者:admin 2018-01-08 我要评论

今天天驰想和你聊的话题是: 一个可以用平实的语言编织出浓烈地情感,感动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女人。 没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 或许,我们...

今天天驰想和你聊的话题是:一个可以用平实的语言编织出浓烈地情感,感动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女人。

“没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

“或许,我们终究会有那么一天:牵着别人的手,遗忘曾经的他。”

“人活在世界上,重要的是爱人的能力,而不是被爱。我们不懂得爱人又如何能被人所爱。”

看到第一句,也许你就能猜到是谁了吧。如果你认识三毛,那你的心一定曾经去过撒哈拉。我是在大学时上课看、下课看、吃饭看、睡前看,笑着哭着看完了三毛全集。那套版本很好,如今已经不再出版,想要收藏一套貌似要几千人民币的样子,不过也未必买得到。

三毛三毛

 

那时候非常喜欢《我的宝贝》这本书,里面有照片,但可惜地是并不是每件宝贝都有照片。我非常非常非常好奇那个凝固着钟表零件的水晶块究竟是什么样的?我无数次在脑中构想它的样子,可以凝固时间、凝住那一刻的故事、情绪,是多么浪漫的事情!

织布织布

 

如今,差不多10年了——距离我第一次读三毛。其实“认识”她更早,小时候家里的书架上摆着一本书,关于三毛自杀的揭秘,黄底黑字,再配上几张模糊的、黑色的照片,对一个看惯了动画片、小人书的小孩子来说甚是恐怖。书中的文字也特别枯燥,看完只记得一个情景“她走时的样子,一条丝袜松松地挂在颈间,不像是自杀,更像是平静地走了。”不管这是不是真的,我都宁愿相信她走的时候很平和,也终于从红尘中解脱。

三毛三毛

 

看过她的文字,才知道她真的很细腻,感情从每一个字间缓缓流淌,我惊讶于她怎么那么善于赚人的眼泪,不知在写文字时的她落了多少颗泪珠。

三毛,本名陈懋平。她说因为自己的名字很难写,所以用了“三毛”这个名字。于是我默默在心里练习起了这个“懋”字,我想记住它,因为它很特别。

她曾学画,因为画解放了天性,因为画释放了感情,因为画她长成了女人。于是我奔走徘徊于各种画展之间,我知道我不懂构图、不懂色彩、不懂光影、不懂明暗,也不了解历史,不能区分印象派和抽象派有什么不同。可我还是固执地去看画,我没有亲自执笔画一幅画的能力,只能让眼睛去看,再告诉心,“喏,画就在这”。

三毛三毛

 

后来,她辗转去了撒哈拉。我没有面对缺水少食、酷热严寒的勇气,但我能看着她吃春雨、看日落、历经生死、化险为夷。如果换做是我去,沙漠里的日子,一定会变得枯燥乏味,寂寞难捱。

后来,她离开了沙漠,回到了西班牙的海边,那时的文字,无论是笑还是平淡,都蒙了灰黑的颜色。夜,的确很漫长,可是白日一样煎熬。我们都知道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但一切也会散落在时间中,不经意便会再遇见。

三毛三毛

 

她说“知己不用多,两三人就好”。问世间能知己、愿知己者,只要有一人,便够了。我不敢称她的知己,因为没有相识,何来相知。

三毛三毛

 

“有些感情,无关风月,一样刻骨”,便是如此吧。云淡风轻,今夜是不能洒脱了。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民国转行传奇李霞卿 从电影女星转行当

    民国转行传奇李霞卿 从电影女星转行当

  • 有些感情,无关风月,一样刻骨

    有些感情,无关风月,一样刻骨

  • 黄克诚:如何评价毛泽东 想了三天三夜

    黄克诚:如何评价毛泽东 想了三天三夜

  • 换电池是小事,但可能让苹果少卖 1600

    换电池是小事,但可能让苹果少卖 1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