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快的打车CEO陈伟星:企业家里的“怒怼狂人”

作者:admin 2018-03-05 我要评论

谈到陈伟星这个名字,也许不少人还是感到陌生,他是知名打车平台快的打车的创始人,和一般企业家不同的是,他的狂妄在圈中是出了名的,怒怼狂人这个绰号正好说明...

谈到陈伟星这个名字,也许不少人还是感到陌生,他是知名打车平台快的打车的创始人,和一般企业家不同的是,他的狂妄在圈中是出了名的,“怒怼狂人”这个绰号正好说明了一切,今天我们就来听听他的故事吧。

快的打车CEO陈伟星:企业家里的“怒怼狂人”

最近这段时间,快的打车的董事长陈伟星很忙,也很火!

“怼天怼地怼人”是他这段时间最常干的事。短短的几天的功夫,他一下怼了一票人,名单包括百合网的慕岩、经纬老大张颖、国金投资首席科学家苏亮、钛媒体记者赵何娟等,其中与朱啸虎关于区块链持续几个回合的隔空互怼最引人关注。

赞赏陈伟星的人会说他耿直,老是一针见血直达真相;不认可的人认为这又是一个狂妄的货色,“整天以为自己赚了几个钱就真的是老大”。

2月21日,他在三点钟不眠区块链的群里怼了慕言,说慕言的白皮书硬拉各种大佬站台,是在吹牛。此言一出,弄得慕言怒问“你怎么回事儿,疯了吗,你最近非常非常反常,不顾事实,只为怼我,湖畔三年,你就变成这样一个人了”。为澄清事实,慕言甚至扬言要跟陈伟星赌1000个比特币。

快的打车CEO陈伟星:企业家里的“怒怼狂人”

随后怼朱啸虎更是火力全开,就因为看不惯朱啸虎一句“不要拉我进任何3点钟群,有些风口宁愿错过,有些钱宁愿不赚”的表态,2月24日他在群里强势回怼:“朱啸虎拼了命的吹ofo,然后偷偷卖给阿里,每投一个项目,再忽悠两句让别的VC接盘不一样的道理吗?现在的资本市场估值都一个问题,估值的模型越来越脆弱,非常受名人效应影响,最终都是大妈割韭菜,而且门槛制度,而股票出了交易更无其他作用,更是叫关门打狗的割韭菜。”

后来,在“3点钟火星财经区块链学习成长群”与王峰对话时,仍旧对朱啸虎“开火”,直言“朱啸虎是压根不想好好学习,一棍子把一群热心创业的青年打死,还道貌岸然,我觉得很好笑。”惹得一旁的王峰,忍不住劝他“控制脾气,少树敌”。

不过狂妄的陈伟星并没有熄火的打算,反问王峰“树敌会被暗杀吗?”

于是,很多人猜测他这次怼朱啸虎,可能与之前滴滴收购快的一事有关。毕竟当年滴滴与快的合并,陈伟星是以失意者的身份退出的,之后就淡出管理层,也对快的丧失控制权。

而朱啸虎是滴滴的投资人。

快的打车CEO陈伟星:企业家里的“怒怼狂人”

正是这次合并令陈伟星略感遗憾的同时耿耿于怀,当有人让他谈论一下这场“战役”时,他坦承,“这一战是自己输了,没什么好说的。”

不过,陈伟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并非这样,(滴滴合并快的)早就是历史了,我也没时间去思考之前合并的这些事。”而2月26日与王峰对话时,他也谈到怼这些人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对于区块链的信仰”。

遇到区块链,陈伟星有种“被救赎”的感觉。2015年,卖掉快的后,他度过了一段躲起来“借酒浇愁”的日子。他回忆说,“我没办法啊,输了啊。所以借酒浇愁去了,喝着喝着就开心了。我没啥好和公众讲的,也没啥兴趣讲,所以就几乎拒绝一切媒体采访。”

在这两年的空档期,闲着无事可做的陈伟星唯有一边拼命喝酒一边看书思考人生看书。这期间,他看了很多经济学的书,也去全世界访问了很多奇葩,经历了无数个夜晚的苦思冥想。

也就是思考经济和金融的一些问题时,无意中发现区块链的。他笑言,“自从找到了区块链,酒也戒了,女朋友也不要了。”

快的打车CEO陈伟星:企业家里的“怒怼狂人”

2016年,是陈伟星的转折点,他成立了泛城资本转作投资人,这是一家专注于互联网金融、人工智能、区块链、智能出行等领域的资产管理公司。业务涵盖早期VC、PE投资,以及后期上市公司定增、并购等PIPE业务。

于是便想试试比特币,直到投了一圈区块链后,才越来越理解区块链的速度,投资风格越发凶猛。据统计,泛城资本投资了不少明星项目,比如51信用卡、保险师、亿方云、现金卡、快货运、众马科技、校聘网、讯众科技、爱康科技、鱼跃科技、巨人网络、好品、oTMS等等……

基于那几年他本人的低调,尽管快的与滴滴的“补贴大战”轰轰烈烈,而且后来两者合并的规模,和美团大众点评、58赶集合并的规模在同一个量级上,但很多人只知道当年大众点评的张涛、赶集网的杨浩涌,鲜少有人知道快的陈伟星。

如果不是与朱啸虎火药味十足的隔空互怼,在链圈和创投圈持续刷屏,大众对于陈伟星这号人恐怕更是“遗忘殆尽”了。

相比之前的低调,如今的他高调得甚至可以说是“放飞自我”,因此,很多人极度不理解他这种“怒怼狂人”形象。

快的打车CEO陈伟星:企业家里的“怒怼狂人”

陈伟星小学6年级的时候,因为考试成绩比较好,领了学校的奖学金,这个奖学金是一个企业家发的。他便和表哥说,觉得自己长大后会比这家企业更好。且每逢家长在讨论国家大事的时候,也会站在凳子上跟他们争辩,直到被他们打下去为止。

但这种自信也常常受到打击,很多时候身边的人对他的豪言壮语往往嗤之以鼻,这时他会怀疑自己,陷入自省。但稍作深思后,又满血复活归来。

就这样,这种矛盾心理一直伴随着他一路走来。

80年代,陈伟星出生在浙江绍兴上虞,在这个小城里,但凡是商人不管挣钱还是亏钱,都会受到尊重。虽然父母是农民,耳但濡目染下,他从小就向往从商,也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创业。

陈伟星的第一次创业是卖沙子,当时他家门口的小春江常有人捞沙,看到商机后他动员小伙伴,别人都是挑的,力气不够的他们只能抬,干了两天,好不容易凑了半拖拉机,一共卖了7、8块钱,几个人分掉,第一次尝试到挣钱的快感。

快的打车CEO陈伟星:企业家里的“怒怼狂人”

此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高三毕业那年,为当地的服装加工厂写了一份营销方案,成功签了21份合同。一个十几岁的小孩,面对比他打上几乎一圈的人也丝毫没有怯场,这并不容易做到。

大学进入浙大土木工程专业时,仍然迷恋创业。自告奋勇担任浙江大学学生科学技术协会主席,组织了两届挑战杯创业计划竞赛。

大三时,又带着7名老乡和同学正正经经跑出去创业。他们一共凑了17万元,在两间简陋的公寓里,创立了杭州泛城科技有限公司。最困难的时候,连猪肉都吃不上,只能跑到菜市场看看猪肉解馋。

一年后,数个项目倒腾死了,17万快烧光了,好兄弟离开了,青梅竹马的女朋友要分手,多方面的压力让陈伟星一个人躲在被窝里抹眼泪。

转机来自2008年,他们选择了网页游戏,游戏产品《魔力学堂》后来成功拿到了4000万元的战略投资。每个月收入好几百万,共赚了两三个亿。

后来,陈伟星创办了快的打车。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ofo获阿里巴巴17.7亿元贷款,这次它能

    ofo获阿里巴巴17.7亿元贷款,这次它能

  • 又一个行业要被人工智能取代了?这次是

    又一个行业要被人工智能取代了?这次是

  • 中国游客与警方发生冲突 175名旅客滞留

    中国游客与警方发生冲突 175名旅客滞留

  • 富士康首发申请 4月有望登陆A股市场

    富士康首发申请 4月有望登陆A股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