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给奕山的密旨

作者:admin 2019-11-01 我要评论

俄军自黑龙江顺流而下增兵海兰泡(瑷珲历史陈列馆藏版画) 常见有人将签订《南京条约》、开放五口通商称为国门洞开,其实大不然,闭关自守仍是清朝的主旋律。以肩...

俄军自黑龙江顺流而下增兵海兰泡(瑷珲历史陈列馆藏版画)

 

常见有人将签订《南京条约》、开放五口通商称为“国门洞开”,其实大不然,闭关自守仍是清朝的主旋律。以肩负沙皇使命、奔波两万里的普提雅廷为例,15年之后仍不得其门而入。而在他之前,美国新任公使也是一样,巴巴地赶到香港,发来照会,想进广州拜会总督叶名琛,没门儿。普提雅廷的坚韧、坚忍与坚持总算起了点儿作用,清朝官员被迫接收了他的公函,送往北京。文字不长,先埋怨一通库伦和理藩院不遵守约定,要之有三点:

一、中俄两国从东到西有漫长的接壤之地,有些地方边界未定,沙皇特派亲信大臣赴京,以早日勘定,避免兴起争端;

二、中国的内乱已影响到恰克图贸易,俄国愿出兵协助平叛;

三、贵国的兵书与文学作品甚好,但英国密谋进犯广州,恐怕单靠贵国之力难以支撑,俄方能提供帮助。

信的末尾处说“如使俄罗斯大邻国不和,至于为敌,则贵国诸多有碍”,带有明显的胁迫意味。理藩院遵旨回复,再次申明两国只有乌第河地区未定疆界,已责成当地将军办理,其余不存在重新划界问题。至于俄使表示愿意帮助平定内乱和对抗英军,均予婉拒。清廷早看出后两条意在迷惑和拉拢,划界占地才是来使要谈的重点,立即对黑龙江将军奕山和吉林将军景淳发出密旨,附上普提雅廷的函件,命奕山主持与俄方的边界谈判。

阅读奕山抵任后的奏章,尚未见大的欺隐,什么事都是及时详细奏报,都是钦此钦遵,这也是朝廷信任、命他主持边界谈判的原因。密旨要求他“亲往与该夷会晤”,与他们讲明未定界的责任在于俄方,并说如老毛子别有要求,一律正言拒绝。就在此时,大批沙俄人马正乘坐船只木筏纷纷沿江而下。他们已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经验,将多只木筏串连一排,既增加了稳定性,又能大量装载牛马器械,到后拆开即可用以建房。当老普在天津口岸日日苦等、憋闷郁愤之际,穆督可没闲着,命部下沿黑龙江左岸布点,加紧移民。他们以精奇里江口西侧的海兰泡为重点,在结雅哨所和粮仓库房基础上大肆营建,“支搭帐房,砍伐柳枝,备编苫房”,同时安设铜炮,对着右岸的小黑河屯。清方派员过江查看,见俄人“各有鸟枪腰刀,兼有演练枪炮等事”,毫不避讳。穆督正在此地坐镇指挥,指派属下友好接待,并强行将一份礼物塞给清军官员。自顺治朝哥萨克侵入该地域,就以两手开道:赠送礼物金币收买,不服从则杀人抢劫,至此仍是这个路数。他们以送礼为殖民利器,准备多多,分别层级,清方边员起初很喜欢来自欧洲的小玩意儿,此时已深知其间利害,坚决拒收,可拒绝也难。奕山呈报朝廷,引用咸丰帝朱批,表示俄方的确是在“豫作通商地步”,也说了自己的难处:俄方在对岸已有6000多人,枪炮精良,强行阻止会激成事端,不管又不妥,只得暂顾目前。说穿了是不敢管,也管不了。皇上表示理解,指示他拒收礼物,派人讲道理,暗地里禁止边民卖给俄人粮食肉菜——这些招数奕山与下属都尝试过,没啥子作用。

却说普提雅廷率舰到日本进行补给,重又折回天津口外。清方早有准备,派专办委员陈钟祥等冒着风浪,将理藩院回文交到他手上,内容很明确,边界之事,不能在天津决定。老普倒也没再废话,告知即行返回,将此事奏报沙皇。陈知州松了一口气,提出谭总督要在天津城搞一个小型欢送仪式,普公使连说不敢当,表示趁着风浪较小,马上要启程。果然在陈委员下船不久,“美洲号”就起烟开离。乌勒洪额等赶紧奏报朝廷,顺带显摆自己会办事,说提供了一些食物和猪羊蔬菜,对方欣然接受,拿出礼物回赠,陈钟祥先是拒绝,转思“大局已定,该夷已甚悦服,不值因小节而失和睦,暂将礼物带回”,并且开列了一个清单,将送往军机处。咸丰帝阅后立即密谕奕山,称普提雅廷愉快离津,返回向国主请示,路过黑龙江时必然会到海兰泡,命奕山设法与之见面,谕曰:

奕山如与接见,当告以中国既有咨文至萨纳特衙门,将来未定界址,自必由该使臣与奕山秉公查勘。所有海兰泡、阔吞屯、精奇里等处均有该国属下人盖房占住,现在界址未定,自应先行撤回,以守旧章而敦和好;即或一时未能全撤,亦须饬令安静居住,勿与中国民人互生嫌隙。该使臣系该国大臣,谅能约束属下,静候查勘。倘或该臣不到黑龙江与奕山晤面,奕山亦可晓谕海兰泡等处夷人,告以该国有大臣普提雅廷即日前来,与该将军查勘界址,两国永敦和好。尔等若不候定界,擅自盖房占住,实属非礼,中国必咨行该国惩办。

大清君臣显然以为摸到一把好牌,黑龙江的混乱局势将要扭转,岂知号称头等公、御前将军的普提雅廷,进京的目的未能实现,两次来津主要由陈委员接洽,见到的最大官员为直隶布政使,表面上虽仍是彬彬有礼,心中郁结愤恨,压根没有返回俄国。老普先到日本港口补给,然后去了上海,在那里给康士坦丁亲王发信,讲述在天津的遭遇和观察,说清朝官员在交涉时虽然傲慢,实则对于俄国轮船出现在白河口外非常恐慌。他建议中断恰克图贸易,以免清廷在谈判时总拿着这个说事儿,以为卡住了俄国的脖子。

却说奕山奉到密旨后不敢怠慢,一面命属下打探普公使的消息,一面携带将军大印,由省城齐齐哈尔赶往瑷珲,在那里等候老普,同时按照皇上的旨意要俄方从左岸撤走人马。此时穆督已经离开海兰泡,主事的为驻防司令亚兹科夫(清人译作央丧枯幅,天朝自洋人抗议后一般不再给其姓名添加小口,但自有鄙视贬损之术)。央丧枯幅回称不知道普提雅廷何时折回,也不敢擅自撤回军队。奕山的大将军派头十足,又命他写信令穆拉维约夫前来会商,对方说这我可不敢。在瑷珲空等了20天,江上已结冰,穆拉维约夫不在,普提雅廷已不可能再来,奕山只得返回。

此时老普已到了香港,利用英国的电报系统,向国内报告获得的新情报。天津海口的遭遇使他对清廷一腔怨愤,说什么清帝已下令在黑龙江反击俄军,认为光靠外交不行,提出派军舰封锁白河口,堵住向北京的漕运,也在英法联军北上时占得先机。两广总督叶名琛也得知有三只俄国舰船停泊广州外洋,奏报朝廷,连舰号都写得大差不离,却不知普公使已然到达,不再与清方沟通,而是迅速与已在此间的英法美公使建立了联络。

国家之间的关系自然会影响到使节的交往,普提雅廷与美国公使列卫廉关系密切,一拍即合,与英法公使则存在戒心。倒是英法方面急欲形成对华施压的统一阵线,先是葛罗登舰拜会,英法联军热努里将军也送来封锁珠江的声明,当也是怕沙俄帮着清朝搞事。普公使既是外交老手,又刚刚两度到达白河口外,握有不少政治情报和军事数据,很快就凸显了自己的地位。(待续)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名画中的服饰

    名画中的服饰

  • 给奕山的密旨

    给奕山的密旨

  • 由此爱上吃鸡?

    由此爱上吃鸡?

  • 高级一点

    高级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