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你能再来喝杯下午茶吗?”

作者:admin 2020-10-09 我要评论

“你能再来喝杯下午茶吗?”...

(图 谢驭飞)

 

文/侯宇燕

15年前,我在英国桑德兰大学的媒体中心上戏剧课。三十出头的女老师说,戏剧是用画面、光影讲故事的艺术,画面永远是第一位的。她要求每个学生都要写一幕戏,然后现场朗读,当场进行课堂讨论。

北京女孩Delia的剧本讲了一个真实故事:在北京街头,她和妈妈招手叫了辆出租。司机也是老北京,很健谈,主动告诉她们自己有个和Delia同龄的儿子,还没对象呢。母女俩都没搭茬。到目的地后,她们赶快下了车,当妈妈的忽然嘱咐女儿把找零数清。听到这里,年轻的女老师忽然下意识地迸出一句:“Snobbish(势利)!”

Delia显然没听懂。如果听懂了,以她北京妞的火爆脾气,或许会当堂愤然争辩的。这个部分就这么过去了。

下一个出场的,是重庆姑娘Susan。她像大多数在十八九岁就来英国读书的年轻人一样,非常开放,什么都可以谈,但就是对自己的家庭情况讳莫如深,你永远也搞不清她的父母是做什么的。她有一头蓬发,烫得波俏流利。而她在英国从预科直读到研究生,却说一口比头发更流利的美式英语。她的故事是这样的:一个来英国留学的中国男孩课余去打工,给一位独居的英国老闺秀送她打电话预订的DVD。

桑德兰是一座小城,也有英国学生称它为镇。平日里这个地方非常安静,只有海鸥清砺的叫声冲破海风,久久回荡在天空里。老太太一直孤零零地坐在小而秀气的住宅里,成日里听着冷雨敲窗。窗外的石子路上偶尔会响起行人的脚步声。这样的老太太在桑德兰很常见,她们妆容精致、步履蹒跚,仿佛从古典小说里走出来,只是斜阳夕照。

她殷勤地款待他,倒茶,端茶点,他反而惶惶不安。临走,她突然充满渴望地问他:“你以后还能再来喝杯下午茶吗?”

可他们心里都知道他是不会再来了。这个故事讲完后,一室静寂。

中间有一个细节:每当Susan操着流利的美式口语侃侃而谈时,来自纽卡索的身材粗壮的马克总带着一种不快中掺着不解的神情问她:“为什么你们中国人在英国的土地上要说美国的英语?”

这使我想起英国作家王尔德的两句名言:“英国和美国是被一种共同的语言所分裂的两个国家。”“我们英国人现在其实一切跟美国人都是共通的,当然,除了语言。”这真是一个含义深刻的语言游戏。英国人看不起美式英语!

可每每这时,中国同学就抢着告诉他,我们自小学的就是美式英语。的确如此。我读高中时,加课学“循序渐进学英语”,听录音时,有三个选项:美音、英音、澳音。全班人不约而同都选了第一个。都很势利。日不落帝国的金乌是日渐西沉了。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蘑菇

    蘑菇

  • “你能再来喝杯下午茶吗?”

    “你能再来喝杯下午茶吗?”

  • 怎么度过自己的余生有意义?

    怎么度过自己的余生有意义?

  • 成为李雪琴

    成为李雪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