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瑷珲的庚子年(四):一份密约

作者:admin 2020-10-09 我要评论

1897年8月28日,东清铁路开工庆典 (FOTOE供图) 甲午之战的最大受益方,当然是以国运相赌的日本,虽未全部如愿,仍然得到了台湾和澎湖,还有巨额的赔款。这种勒...

1897年8月28日,东清铁路开工庆典 (FOTOE供图)

 

甲午之战的最大受益方,当然是“以国运相赌”的日本,虽未全部如愿,仍然得到了台湾和澎湖,还有巨额的赔款。这种勒索不光在于吸血自肥,更为险恶的是使中国日益疲弱败敝,万劫不复,为后来的再入侵播下种子……所谓的“亡我之心不死”,正是如此;而所有的赌鬼最后都会输得精光,根子也在一个“赌”字上。

第二个受益者,是善于趁火打劫的沙俄。第二次鸦片战争中,英法联军兴师动众,万里来袭,反不如小伊(俄国公使伊格纳提耶夫)的摇唇鼓舌、两头和番,捡了最大一笔便宜。这一次沙俄的角色也是“调解”,而且时间拿捏得恰到好处:先以中立的名义作壁上观,让中日两国军队杀得天昏地暗,大清北洋水师灰飞烟灭,日本海军也遭受重创,待双方精疲力竭坐下来谈判,它这个第三方(还拉了两个帮拳的)出场了。沙俄吃准了日本不敢抗衡,但也做了真打的准备,小日本如果不服,可能真的被三国痛殴。辽东半岛就这样退回了,日寇对北京的威胁解除了,清廷上下心存感激,也知道这笔账是必定要还的,怎么还呢?

1896年初,沙俄外交部宣布尼古拉二世将于5月26日举行加冕典礼,各国政要纷纷出席。清廷拟派湖北布政使王之春往贺,因俄方以为品级不够,改派李鸿章率团出使,并访问欧美各国。那也是大清重臣倾向于联俄抗倭的时期,不光直隶总督李鸿章、湖广总督张之洞、两江总督刘坤一,主持总理衙门的恭亲王等王大臣也都有近同看法。李鸿章临行前被慈禧太后召见,密谈甚久,定下一个调子,即“联络西洋,牵制东洋”。俄方对李鸿章的到来高度重视,唯恐清朝使团先行访问英法,竟派出专使至苏伊士运河迎候,以国家元首的规格盛情款待,先由财政大臣维特出面密谈,然后是尼古拉二世亲自接见,核心话题则是规划中的“中东路”。这是维特几年前的一个奇思妙想——在接手西伯利亚大铁路工程后,他发现沿黑龙江左岸筑路困难大、成本高,提议由外贝加尔的省会赤塔向东南斜插,穿过黑龙江和吉林,直通海参崴。当时多数人认为清朝决不可能接受,而中日爆发战争,俄国人的机会来了。带头逼迫日本退回辽东半岛后,沙俄外交部忍了半年,于次年春命驻华公使喀西尼提出请求,并纠缠不休。总理衙门虽未予同意,但也可以推想,慈禧在召见时应会与李鸿章议及此事。

俄财政大臣维特、外交大臣洛巴诺夫在会谈中作了许多承诺,什么“借地筑路”,什么“为维护中国领土完整,必须有一条路线尽可能最短的铁路”,李鸿章岂是容易忽悠的,坚不松口。尼古拉二世亲自出马了,他在接见李鸿章时专门谈到中东路之事,话语很恳切,说本国“地广人稀,断不侵占人尺寸土地。中俄交情近加亲密,东省接路,实为将来调兵捷速,中国有事亦便帮助,非仅利俄。华自办恐力不足。或令在沪华俄银行承办,妥立章程,由华节制,定无流弊。各国多有此事例,劝请酌办。将来倭、英难保不再生事,俄可出力援助”。沙皇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再不接招,两国关系必然难处。李鸿章频频与国内请示沟通,至此也表示不宜再回绝了。6月3日,李鸿章与洛巴诺夫和维特在莫斯科签署《御敌互相援助条约》(又称《防御同盟条约》),即通常所说的《中俄密约》。该约很简短,前三款明确指向日本,约定两国在遇侵时互相支援,协力御敌,俄国军舰可开入中国口岸,应是清廷所需要的。仅仅针对日本,能算是“防御同盟”吗?李鸿章很希望加上英国与其他国家,俄方则坦言相告:“日本有事,可商办援助;若英法启衅,俄不便明帮,牵动欧亚大局,应勿添叙。”

俄方关注的重点诉求在后面两款,引录如下:

第四款 今俄国为将来转运俄兵御敌并接济军火、粮食,以期妥速起见,中国国家允于中国黑龙江、吉林地方接造铁路,以达海参崴。惟此项接造铁路之事,不得借端侵占中国土地,亦不得有碍大清国大皇帝应有权利,其事可由中国国家交华俄银行承办经理。至合同条款,由中国驻俄使臣与银行就近商订。

第五款 俄国于第一款御敌时,可用第四款所开之铁路运兵、运粮、运军械。平常无事,俄国亦可在此铁路运过境之兵、粮,除因转运暂停外,不得借他故停留。

谈判过程中,李鸿章曾与对方反复磋商,涉及敏感字词的表述问题皆以电报请示国内,不能说不慎重。中东铁路由华俄道胜银行承办,合同有效期设定为15年,在在证明李鸿章不乏精细与设防严密。

李鸿章离俄后,驻俄公使许景澄于9月8日与俄方签订《合办东省铁路公司合同章程》,中国政府入股五百万两。至12月,俄国来文中将这条线路命名为“满洲铁路”,李鸿章敏锐意识到其间潜藏之义,坚称:“必须名曰‘大清东省铁路’,若名为‘满洲铁路’,即须取消允给之应需地亩权。”俄方未多争执,遂定名为“大清东省铁路”,简称“东清铁路”。而更流行的名称依然出自俄方,即中东铁路。

对于签署这份条约,双方都极为慎密,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清廷将密电码交翁同龢与总理衙门大臣张荫桓保管,译电之责也由二人亲自担任,就连军机处章京也不得染指。与强邻沙俄结盟,在清廷看来无异于消除了日寇的威胁,是以很快批准。李鸿章也觉得为国家做成一件大事,一扫被迫签订《马关条约》之抑郁愤懑,回国后与前新加坡总领事黄遵宪说起,宣称:“二十年无事,总可得也。”这位忠贞老臣对沙俄的侵略本性并非不警惕,为赢得喘息之机而缔约,所想的应是痛定思痛和改革崛起。岂知仅过了一年,德国军舰就气势汹汹打上门来。

1897年11月,德国远东舰队借口巨野教案强行开至胶州湾,登陆后驱赶驻扎清军,蛮横嚣张。据说在这次行动前德皇威廉二世征求了表妹夫尼古拉二世的意见,后者没有反对。李鸿章闻讯赶紧去找俄使巴伯洛夫,引据《中俄密约》条款,请沙俄出面交涉。后来俄外交部约见清朝公使杨儒,大意为:德国侵略的事很愿意帮助斡旋,但不知道该以什么为由;可否请你们指定一个港口,我们把军舰停在那里,让各国得知中俄已结盟,这样俄国比较方便出头,德国人也会有所收敛。真是一个圈套接一个圈套,钻不钻由你,说完之后,俄国舰队就大模大样地开进了旅顺口。对于19世纪末这股嚣然而起的瓜分中国狂潮,梁启超认为源头就在于《中俄密约》,沉痛指出:“盖近年以来,列国之所以取中国者,全属新法:一曰借租地方也,二曰某地不许让与他国也,三曰代造铁路也,而其端皆赖此密约启之。”(待续)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卖房记

    卖房记

  • 瑷珲的庚子年(四):一份密约

    瑷珲的庚子年(四):一份密约

  • 读者来信(1107)

    读者来信(1107)

  • 删不完的垃圾邮件

    删不完的垃圾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