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那些吃饱饭的人

作者:admin 2020-10-17 我要评论

(图 谢驭飞) 文/张天骄 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有很多令人忍俊不禁的细节,比如饭量,民国时的人就很能吃,姜虎三人便坐在那张桌子前,要了三碗杂碎汤,三十...

(图 谢驭飞)

 

文/张天骄

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有很多令人忍俊不禁的细节,比如饭量,民国时的人就很能吃,“姜虎三人便坐在那张桌子前,要了三碗杂碎汤,三十个烧饼”。到了下半部,改革开放以后,人们就明显吃不动了,三天没有正经吃饭的牛爱国才吃了“五个烧饼和一海碗羊肉汤”。看到这里我笑个不停,自以为挖掘到了作者埋下的小彩蛋。

在传统观念里,单纯地记录某一个人能吃,是无聊的,也是恶俗的。但凡能在惜字如金的史书文集里留下痕迹的“饭桶”,都是名人。《太平广记》里记载了很多奇闻轶事,但“能食”这一章节里只有三个小故事,主人公分别是东晋大臣范汪、宋明帝刘彧还有前秦国君苻坚的三员猛将。一斛生梅、数升蜜渍鱼鳔、一石饭三十斤肉就是他们的战绩,饭量都很惊人,但这也只是他们或风雅或荒淫或暴虐的一个小小注脚罢了。

《世说新语》中曾记载了刘道真一顿吃了一头半小猪的事迹,有个老太太看到刘道真天天打鱼唱歌,气度不像普通人,于是做了一头小猪给他吃,刘道真居然没吃饱。老太太于是又做了一头,这次刘确实是吃饱了,还剩下了半头,又退了回去。后来刘道真做了官,破格提拔老太太的儿子。老太太又带着牛和酒来了,刘道真一摆手:走吧,我也没什么能报答你的了。可见,那顿饱饭给刘道真留下了多么深刻的印象。

读到古人的饮食单位还要换算,相比之下,现代人的大饭量看着更容易让人感同身受。在刘震云的另一部小说《头人》里,二姥爷前去打工,主家焖了一锅小米饭给他吃,二姥爷一气吃了十二海碗。主家拍着他的肩膀说:“留下吧,留下吧,能吃就能干!”这样的主人也够大气的。

唱京剧的很多都是穷苦出身,饭量本来就大,更重要的是:这时有钱了,也敢敞开吃了。程砚秋一顿饭能吃一个肘子,唱完戏还能再来十个鸡蛋。《旧京伶界漫谈》曾提到唱花脸的陈富瑞晚饭要吃一个整猪头才可入眠。有一回他赴汉口演戏,途经保定站闻到了熏鸡的香味儿,一口气吃下两只熏鸡还有九个馒头。

在唐鲁孙的回忆录里也有类似记载,比如剧评人和名角打赌吃糖炒栗子,最多的一个吃了三斤。还有几个艺人比赛喝酸梅汤,有人一口气喝了二十六碗。吃顿栗子喝碗汤就能上报纸,也足见当时京剧的火爆程度。

总之,有胃口又有经济实力,你怎么吃都无所谓,甚至会成为大家津津乐道的轶事。至于天津码头工人、北京卸火车皮的苦力,一顿能吃几屉包子,喝几碗豆腐脑,是没有人关心的。

有时,饭量大小还有其他用途。在《金色夹鼻眼镜》里,福尔摩斯就是通过嗜烟如命的主人突然暴增的饭量,判断出房间设有暗道,从而破获了一起杀人案。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作家与酒

    作家与酒

  • 那些吃饱饭的人

    那些吃饱饭的人

  • 白衣逸动

    白衣逸动

  • 秋天来了

    秋天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