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瑷珲的庚子年(五):左岸的大屠杀

作者:admin 2020-10-17 我要评论

寿山将军(FOTOE供图) 《红楼梦》第七十四回,以又蠢又倔的邢夫人为主导,以其陪房打先锋,组建了一个抄检小分队,乘夜突入大观园,从怡红院、潇湘馆开始,翻箱...

寿山将军(FOTOE供图)

 

《红楼梦》第七十四回,以又蠢又倔的邢夫人为主导,以其陪房打先锋,组建了一个抄检小分队,乘夜突入大观园,从怡红院、潇湘馆开始,翻箱倒柜,所向披靡,到了探春院中才遭到反击。三姑娘制止了她们的搜查,并痛切陈词:“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一个豪门败落是如此,大清的末期也是如此。

自1898年起,大清朝廷愈益破敝不堪:保驾护航的恭亲王死了,自嘲为裱糊匠的李鸿章再次靠边站,光绪帝急欲变革图强,但行事操切冲动,很快被剥夺禁锢,康梁出逃,谭嗣同等六君子血溅菜市口;列强则纷纷以租借的名义割裂华夏国土,德国占领胶州湾,英国占领威海卫,法国占领广州湾……以刚与清朝结为同盟的沙俄最为可恶,不光占领了旅顺、大连,还将租借地定名“关东州”,兴建总督府,以海军中将阿列克谢耶夫为总督。激烈排外的义和团开始在山东、河北等省兴起,以造反和杀洋人开始,渐渐打出“扶清灭洋”的旗号,而清廷时剿时抚,慈禧太后恋栈弄权,无情诛杀朝中正直敢言之士,国事至于糜烂。

此时署任黑龙江将军的是寿山。甲午之战后,他因作战英勇担任镇边军左路统领,驻扎瑷珲。这是一个血性汉子,哥萨克滋扰江东旗屯,寿山派兵过江保护,得知所部被俄军缴械,怒不可遏,即欲发兵决战,为上司阻拦——其实该反击时就反击,才能警告对方,也可锻炼部队。两年后寿山升任开封知府,时任黑龙江将军恩泽以边防急需将才奏留,超擢为黑龙江副都统。进京晋见,寿山面陈固边御敌之策,获得光绪帝赏识,命帮办军务,批准他招募16营新军,并命户部如数拨给全年军饷50万两。寿山亲自前往上海购买军械,经长崎、海参崴、伯力运至瑷珲,一路看到江左俄屯密集,戒备森严,引起警惕和忧虑。二十五年末,恩泽因病辞官,寿山受命署任黑龙江将军,更是抓紧整顿边防。义和团风潮蔓延至东北,在辽宁等处大举毁轨和袭扰火车站,俄方提出派兵护路,而寿山为避免俄军入侵,致电伯力和海兰泡沙俄当局,并请驻俄公使杨儒转达俄外交部,愿为铁路提供保护,“力阻来兵”。俄国也承诺“如东省将军承担保护铁路,俄绝不派一兵前往”。时黑龙江地面上铁路线很长,哈尔滨已成为交通枢纽,基本没发生排外与毁路之事。

二十六年五月二十五日,慈禧太后四次召开御前会议,主战派占了上风,清廷颁发宣战诏书。寿山预感到俄军可能大举入侵,将瑷珲副都统凤翔、呼伦贝尔副都统依兴阿、通肯副都统庆祺委为三路翼长,分头整军迎战。黑吉两省都驻有俄国护路军,寿山与吉林将军长顺密约,届期一齐下手,先行清除内患。他还请杨儒协商俄铁路人员的撤离事宜,表示愿派员妥为看守工程物料和护送人员回国。六月十七日,俄方提出派兵借道瑷珲前往哈尔滨等地保路,寿山严正拒绝,并三次电告伯力总督府:不许运输侵华军队的舰船通过瑷珲下驶,否则即开炮轰击。

双方的冲突在六月十八日(1900年7月14日)发生,俄舰“米哈伊尔号”满载枪支弹药,并拖着五艘驳船经过瑷珲江面下行,不听清军船只的拦阻检查,被发炮截停,正登船盘查间,俄界务官科利什米特上校乘“色楞格号”来至,命“米哈伊尔号”强行驶离,双方发生交火,科利什米特等多人被击伤,二舰逃回海兰泡,引发全城骚动。寿山获悉后致电杨儒,表达了为国守土的决心,并通告俄督“如照旧来兵”,即“照旧轰击”。海兰泡驻守俄军此时大多抽调去天津,一时谣言飞传,散布清军即将过江攻城,以那里的华人为内应,还说街头出现了“大拳民的揭帖”(即义和团传单)和红帖子,宣称某夜“洗劫全城”。仇华排华情绪迅速被煽动起来,俄警察局长下令在全城搜捕中国人,捣毁中国人的店铺和住宅,先把他们集中拘押在“中国街”(一说在警察局),再从那里分两路押往上下游江边。《瑷珲县志》以及不少研究著作都描写了那场血腥大屠杀,似不如石光真清《谍报记》中一个哥萨克的讲述更真切:

……手持刀枪的骑兵一边吼叫“向后退!向后退!”,一边逐渐缩小包围,以致人们被逼迫得走投无路,开始从江岸上像雪崩似的被推进了滚滚的激浪浊流之中。顷刻间迸发出一片反常的呼喊声,人们都疯狂了起来,有的硬着头皮往人群里钻,也有乱踩倒在地上的妇女和孩子,企图逃跑的。这时骑兵一边用马蹄子踩,一边用刺刀捅,然后用机枪扫射。喊声和枪声,哭泣和怒吼声混成一片,那犹如地狱般的惨状,实在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由于借着刚杀完人的疯狂劲头,因此,出乎意料地很快就收拾完了。说是堆积如山的尸体,其实大部分还处于半死半活的状态,有的尚在一股股地往外冒血,有的从被打破的头颅向外淌血,还有的一边呻吟一边喊叫地蠕动或挣扎着要爬起来。当把这些人一个个扔进江里之后,从堆积成山的尸体下面,发现了没有中弹而活着的人,这些家伙有的就用枪托打死扔进江里,有的被扯着衣领踢进了江里……

石光真清乃日本总参谋部秘密派遣的高级间谍,此时居住在布市一位沙俄大尉家中,经常在黑龙江两岸活动,连他都觉得太过残忍,在书中写道:“在短短的时间里,中国3000同胞,竟惨绝人寰地遭受杀害,他们的鲜血染红了黑龙江。不分男女老幼惨遭杀害的尸体像木筏一样被吞没于黑龙江的浊流之中。黑龙江有史以来,首次发生了人类最大惨剧。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屠杀,最大的悲剧,最大的罪行!”难道布市的俄国人没有一点恻隐之心吗?不,就连那个参与屠杀的哥萨克,也承认施暴者已变成一群野兽,当用枪托砸碎号哭婴孩的头颅时,也砸碎了自己的良心。基尔希纳在《攻克瑷珲》中为大屠杀遮掩辩护,但也承认那是一种变态的排华狂潮,“试图袒护中国人的人被认为有罪,说他们的行为是背叛”。

中国人世代居住的江东六十四屯,与布市(海兰泡)仅隔着一条精奇里江,当大逮捕和大屠杀的消息传来,顿时一片惊恐,有的开始收拾财物逃往右岸,也有不少人家仍在迟疑。7月17日一早,哥萨克骑兵就越过精奇里江杀来,首先焚烧靠近界壕的补丁屯,凿沉渡船,然后沿屯放火,并将抓到的中国人分别赶进一些大房子里,放火焚烧。此举引发了更大恐慌,男女老幼涌向江岸,又遭到从附近博尔多哨所赶来的哥萨克马队密集射击,纷纷倒毙岸边与江中。瑷珲副都统兼镇边军北路翼长凤翔目睹此景,组织了多支突击队,乘夜过江,攻袭俄军并截击其运输队,拔掉了敌方哨所,焚毁弹药库。瑷珲衙门征调尽可能多的船只接回同胞,昼夜摆渡,大部分民众得以保全,但还是有不少人来不及撤离。18日晚,俄军卷土重来,再次逐屯驱赶,疯狂屠杀,江水为之染红……

几乎与之同时,中东铁路东线约4000名俄国妇孺先撤至哈尔滨,再转道抵达伯力,西线也有数千人撤至祖鲁海图。寿山信守承诺,令沿路清军一律放行。(待续)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我们那些不足挂齿的忧伤

    我们那些不足挂齿的忧伤

  • 瑷珲的庚子年(五):左岸的大屠杀

    瑷珲的庚子年(五):左岸的大屠杀

  • 送战友

    送战友

  • 读者来信(1108)

    读者来信(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