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爱上不确定性

作者:admin 2021-05-28 我要评论

(图 谢驭飞) 文/冒茜茜 《老友记》中,菲比和罗斯关于进化论的讨论,曾是我心中隐藏多年的悬案。罗斯作为一名自然科学的热爱者和从业者,坚定地信仰进化论。而...

(图 谢驭飞)

 

文/冒茜茜

《老友记》中,菲比和罗斯关于进化论的讨论,曾是我心中隐藏多年的悬案。罗斯作为一名自然科学的热爱者和从业者,坚定地信仰进化论。而菲比大概是一名神秘主义者,进化论完全不是她理解这个世界的方式。在这场关乎信仰的冲突中,迸发出很多充满智慧的论战。比如,罗斯特地带回来一套化石,试图证明进化论:“否则你怎么解释这些化石呢?”菲比对此的反应却是:“我认为你问错了问题。正确的问题应该是:是谁把这些化石放在了那儿?以及为什么?”轻描淡写一句话,神创论取代了唯物主义。

最终令罗斯溃败的,是菲比的连环问:“难道就没有那么一丁点的、一丁点的可能,你的进化论是错的吗?”罗斯小心地沉思了一下回答:“理论上说,确实有那么一丁点、一丁点的可能……”谁知菲比马上翻脸:“如果你坚持你的观点,至少我还对你抱有敬意。可你居然屈服了——天哪,明天你将如何面对连自己都不确信的工作?”

爆笑之余,我也被菲比留在了罗斯的困境里——我和罗斯一样,不相信那些化石是某位神或人故意放的,但我也没有办法斩钉截铁地否定其他任何可能。这是否说明,我是一个不够坚定,甚至没有主见、脆弱的人呢?按照菲比的说法,我将如何面对这模糊与摇摆呢?

这类困境可能随时浮现。比如,初学法律时,遇到案例分析就会非常纠结——甲虽然过激了点儿,但毕竟也是事出有因。乙是不太对,但直接处罚也有点儿委屈。总之,案例里的人物,谁都有可以被理解的部分,怎么判都有点儿下不去手。再比如,在被工作压得食不觉香觉不能寐,脾气还特别大的时候,朋友笃定地为我喝彩:“这说明你终于找到感觉了!这就是真正的人生!”我知道她在为我打气,内心却仍旧对这“真正的人生”有一丝怀疑:就这样?

法律课上的纠结,可以拿出法律精神来度过。工作上的压力,可以拿出职业精神来克服。可毕竟,人类对于不确定性,是有天生的抵触和不安的。我试想了很多次自己和菲比讨论的情景,每次都是我败下阵来。我无法突破她对罗斯的终极连环问:既然对自己的主张都不是全然相信,那还哪里有底气去和别人讨论呢?

直到我看到一个纪录片,才终于找到钥匙。这个纪录片十分令人不适,讲述的是一个天主教学校里,很多幼童被牧师长期强奸、侮辱的事件。在强烈的震撼中,我突然意识到,纵容这悲剧的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那种绝对虔诚——没有对宗教或牧师的丝毫怀疑。

忽然间一切就都变得清晰起来了——在不确定下的清晰。我迫不及待地想进入剧里,面对菲比,引用费曼的话告诉她:“所有的科学知识都是不确定的。这种与怀疑和不确定性打交道的经验很重要。我相信它具有非常大的价值,并且能够应用于科学以外的领域。”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范雨素的真实与不真实

    范雨素的真实与不真实

  • 为了不冷场,你都聊过什么?| 周末嘚啵

    为了不冷场,你都聊过什么?| 周末嘚啵

  • 躺平学简史

    躺平学简史

  • 身为社畜,我享受骑自行车的自由

    身为社畜,我享受骑自行车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