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读者来信(1122)

作者:admin 2021-06-05 我要评论

我经历的核酸检测 我所在的城市突然暴发新冠疫情,市政府立刻下达命令所有市民全部进行核酸检测,三天完成。 全员核酸检测是对每一位市民的健康安全负责,然而在...

我经历的核酸检测

我所在的城市突然暴发新冠疫情,市政府立刻下达命令——所有市民全部进行核酸检测,三天完成。

全员核酸检测是对每一位市民的健康安全负责,然而在检测过程中却显现出了一些不安全的隐患。比如我们小区一开始也做了安全规划,从检测地点到检测时间,从检测顺序到检测步骤,看起来详密有序,可真正实施起来,却没那么规范。

1月6日早晨开始检测,居委会人员通知说按着楼号进行,快检完一栋楼的时候,他们会在业主群公布,让下一栋楼做准备。同时怕有人不看手机错过信息,他们也会派人拿着大喇叭到楼下喊。

大家都认可这样的安排,便在家等着通知,同时也关注群里的进展,估摸着自己的检测时间,但这种秩序只持续了半天就难以维持了。

比如3号楼的人正在检测,30号楼的人就跑下来偷着加塞了。而对于这样的加塞,居委会竟然不管,他们给出的解释是天这么冷,人家也在队伍里排半天了,迟早都得测,大家就别计较了。

于是,凡事都爱着急的人就都不按楼号开始挤着去排队了。排啊排啊,总也测不完,居委会的人也就不再拿着喇叭去喊了。

业主群里很多人都反对这种做法,不少人说还是应该按楼号来,这样不拥挤,测得也快,还安全,可是有些人依然我行我素地加塞排队。

队伍乱了,检测也乱,业主群里抱怨声又起来了。检测前,居委会负责人要求每一位检测者先扫码填信息,这对于年轻人还行,对于空巢老人就麻烦了,有些老人不会扫码,还有些老人根本就没有可以扫码的手机。所以,当无法扫码的老人进入检测区后,先得找负责秩序的民警帮忙,用他们的手机帮着扫码填信息。就这样,检测速度也变慢了。

据说别的小区并没有强制要求老年人扫码,而是让他们提前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和身份证信息写到纸上,工作人员再帮他们录入系统。

到了第二天下午,别的小区都检测完了,而我们还没有,此时居委会也着急了。

上级又派了一组检测队伍来帮忙,同时因为已经没有办法按着楼号排了,大家便都去排队。这样,一直到晚上才基本检测完。

一次核酸检测暴露了小区物业的管理组织水平,希望他们能从中找到改进的目标和方向。

(读者 语末)

坑人的培训机构

“完了,我这大半辈子全完了……”在申城定居多年的高中同学张丰,深夜发微信过来。我起初不以为然:现在这个点上,估计老张又喝大了,有什么事情想吐槽吧。

“老同学,你说说看,我们人到中年,如果连熟人同学都不可信了,那么,我们还能相信谁?”老张果然有满肚子的苦水要倒的架势。

原来,这事要从两年前开始说起。老张住的小区附近,有一家做青少年乐器培训的机构,机构的负责人老黄是老张的大学校友,所以老张在老黄那里没少为儿子花钱买课。不仅如此,老张还积极替老黄宣传,拉着邻居同事一起给孩子拼课。

作为校友,老黄也给了老张不少的课程优惠,俩人还经常一起吹水吐槽,成了好友。慢慢地,老黄的培训班在申城越办越多,而且,除了声乐培训之外,他还开辟了小学初中课程辅导等新业务。老黄成了大忙人,一心计划着将生意做大,孵化企业上市。

老张送儿子去培训班上课的时候,看着众多家长围着前台咨询报名,心里很羡慕老黄这钱赚得稳当又容易。可谁知,老黄却抱怨说,这两年规模虽然做大了,可是门店多了,装修租金、员工工资也跟着水涨船高,资金方面周转不开,而银行的融资成本太高了。老张说,你当老板的,这忙我可帮不了,咱只是靠死工资过活的工薪阶层,还有房贷要还呢。

老黄出了个主意,对老张说:你手里有房产证,去银行做抵押,很容易贷款出来。钱借给我用,我付你利息,保证比你买银行的理财产品高好多,年息10%也行。这样,你有钱赚,我也不用付那么高的利息给银行嘛。

老张觉得认识老黄那么久了,又有那么多家门店在,这事应该靠谱。于是,他把自家的住宅做了抵押,从银行贷出100多万元,转给了老黄。

老张每个月有一笔不错的利息收入,这消息不久大家都知道了,尤其是孩子在老黄的培训机构里上课的家长们。出于信任,大家纷纷将手里的闲钱,甚至借款,交给了老黄。而老黄所付利息从8%~10%不等,金额越大利息越高。

可老张的利息还没收满一年,新冠疫情暴发,培训机构被迫关门,老黄恳请暂时不付利息,家长们都表示理解。但半年后培训重启,大家依然没有收到老黄的利息。

于是,其中一位做警察的家长暗地里调查,发现老黄的公司出事了,人已经联系不上了。借钱给老黄的家长还有律师、企业高管和银行从业者等等,大家赶紧报案维权,发现涉及资金上亿。

老张更惨了,因为瞒着老婆抵押房产,不仅一下子背上了近百万的债务,老婆也闹着要离婚。

(读者 清风吴语)

老旧小区改造

去年9月以后,随着北京疫情逐渐稳定,我所在的小区里又见施工队开始忙活。

这可能是前年冬天小区电力改造的继续。不过这次电力改造“动作”不同于去年,力度有点大。

先是在小区切割水泥路面,切割之后,留下一摊摊泥浆,人员和车辆经过,鞋底和车轮粘上泥浆,带得到处都是。于是我在网上向环保部门反映,希望有关部门能够介入,督促施工企业整改。环保部门回复得很快:根据职责分工,小区的环境问题,不属于环保部门的管理范围,而是城管部门。

小区的改造还在大范围继续进行着。空白地已经圈占,里面存放了塑料水管、水泥、钢筋……不久,挖掘机开进来了,之前切割好的水泥路面被砸碎、装车拉走,接着开始挖坑。

我私下向施工工人打听,有的说他们是雨污管网改造的,有的说是自来水改造的,有的说是电力改造的。我感到庆幸,终于赶上老旧小区改造了,同时也很纳闷: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就突然干起来了呢?

我所住的小区始建于上世纪90年代初,地下管网复杂,挖掘机工作进展缓慢,偶尔还有挖断地下既有管网的情况。另外,小区没有地下停车场,地面车辆较多。挖掘机几乎是在“拣空”施工。不几天,小区成了大工地,土堆成山,沟壑纵横。同一段坑道填埋后,可能不久又会被挖开,因为后来还有电力线路、自来水管道的铺设。而北京的秋冬季节,降水稀少,空气干燥,加之小区车辆居民较多,冬天北风一吹,小区成了风沙场。见此情形,我直接拨打了12345市长热线投诉。

电话投诉不久后,之前挖掘后裸露的地面,被覆盖了纱网。但问题并没有解决,地面被人员踩踏和车辆碾压后,纱网已经无济于事,沙土依然到处都是。

随后不久,有私人手机号打过来,对方自称是小区雨污管网工程承包企业负责人,向我解释说他们负责小区雨污管网改造,已经派人进行洒水降尘。如果后续哪里有问题,可以随时给他打电话。我又询问,小区改造工程动工之前为什么没有项目公示以及拟采取的环保措施。对方说,事前应该通知了楼门长。

后来,我碰到我们单元的楼门长,一位之前在区政府部门工作的退休人员,针对工程公示问题,人家来了一句:这种事情政府出钱,公示什么呀。

事后,我发现所谓的洒水降尘,只是在小区进出口干道上洒水,而其他施工后的裸露作业面并没有洒水。我在后来挂出的工程公示牌上看到了工程相关情况,公示信息显示,工程工期99天。

临近年末了,小区改造工程依然在继续,小区尘土飞扬的状况尚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读者 马征)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心惊肉跳的旅途

    心惊肉跳的旅途

  • 读者来信(1122)

    读者来信(1122)

  • 尼古拉斯的日记

    尼古拉斯的日记

  • 范雨素的真实与不真实

    范雨素的真实与不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