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一人包揽四项艾美奖,会编会导还会演,今年的宝藏女孩就是她了

作者:admin 2019-10-03 我要评论

做个有礼貌的革命者?这是不可能的。 做个有礼貌的革命者?这是不可能的。 一个肮脏、变态、愤怒、生活一团糟的女人能拿到艾美奖这真是太棒,太让人欣慰了。 集...

做个有礼貌的革命者?这是不可能的。

做个有礼貌的革命者?这是不可能的。

 

 

“一个肮脏、变态、愤怒、生活一团糟的女人能拿到艾美奖这真是太棒,太让人欣慰了。集《伦敦生活》第二季的制片人、编剧、女主角于一身的菲比·沃勒·布里奇在台上领奖时这样说。她说的当然不是自己,是自己剧中的角色。
在这届奖项没什么惊喜,收视率暴跌32%的艾美奖上,《伦敦生活》第二季独揽喜剧类最佳剧集、最佳导演、最佳编剧和最佳女主角四项大奖,成为最大赢家。作为“组局的人”,菲比一人抱四座奖杯,样子的确够土豪的。
当晚,还有一部剧和这个宝藏女孩有关,朱迪·科默凭《杀死伊芙》第二季中的女杀手Villanelle拿到最佳女主角。这个角色也是菲比创造的,她是《杀死伊芙》第一季的编剧。当年,饰演另一位女主角Eve的吴珊卓还凭这一角色拿到金球奖最佳女主角,成为该奖项历史上第一位亚裔影后。
《伦敦生活》和《杀死伊芙》大概也是我最近几年看过的印象最深刻的女性题材剧集。正像菲比自己所说,《伦敦生活》塑造了一个生活一团糟的,性生活混乱的,愤怒的,不断挑衅身边人的,有着自毁倾向的女主角。虽然丧到不行,却偏偏有机灵可爱的一面。在第二季里,这么一个“荡妇”一样的女人,竟然和禁欲系牧师谈起了纯纯的恋爱,竟然还有初恋般的甜(这条爱情线大概是《伦敦生活》第二季更受欢迎的原因)
在整部剧中,菲比用非常舞台化的,打破第四堵墙的方式,时不时直接面对镜头,和观众对话。这种影视剧形式并不新,但她玩得随性,节奏又准确,极大地增强了故事的形式感和幽默感。
这位宝藏女孩好像特别善于写那些有着聪明脑袋瓜,但从不用在正地方的神经质女人,《杀死伊芙》也一样。剧集改编自英国作家卢克·詹宁斯(Luke Jennings)的小说《代号薇拉内拉》(Codename Villanelle)。在原著中,Villanelle和Eve这对对手,一个是有精神疾病,偏执却武力、智力值爆表的女杀手,一个是英国军情六处的女情报员,两人是猫鼠关系。但经过菲比一改,这对立的双方变成了一个是有精神疾病,偏执却武力、智力值爆表的二十多岁漂亮女杀手,一个是亚裔的长相普通,贤妻良母款的40多岁英国军情六处女情报员。两人不只是猫与鼠的关系,Villanelle对Eve执着的情感被强化了,在这种对立关系中,处处隐藏着危机,但也因为这种奇怪的暧昧关系,处处都是笑料,尤其是Eve被Villanelle挑逗后,一脸懵逼却欲拒还迎的那些小桥段。
如今,说菲比是全伦敦最火的女喜剧创作者绝对不为过。这两天,翻看了不少关于她的报道和采访,不得不说,这女人太有趣,太可爱了,深深入坑。
当年,《伦敦生活》第一季在英国上映时,有英国媒体曾评论,“这是有史以来最肮脏、最暴露性的节目。”硬核菲比觉得莫名其妙,因为整部剧连一个裸体镜头都没有。但作为一位技术高超的喜剧创作者,她可是知道的,她没设计或者表演任何真正的裸露镜头,她只是直接了当地说“屁眼儿”,“有时候语言比实际表现更赤裸裸”。

 

 

的确,《伦敦生活》第一季、第二季和剧中女主角的个性都建立在对周遭人和观众的冒犯之上,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菲比提到过自己创作喜剧的一个思路。在她看来,无论是一出舞台剧还是一部剧集,与观众的关系都是至关重要的,她要邀请观众加入,直截了当地让观众走进主角的生活,她发誓“走进我的生活吧,一定会很有趣。她用生活中的各种冲突和荒诞让观众发笑,但当这些都建立起来时,她又会选择背叛观众,“你觉得我痛苦的生活有什么好笑的吗?”这成为一个转折点,她以这样的方式掌控观众和调戏观众。
这种方式应该来自于娴熟的舞台技巧。菲比和很多高学历英国演员一样,绝对的学院派,毕业于伦敦皇家戏剧艺术学院,也是熟读《莎士比亚全集》的那一款。
喜剧技巧是后来上学和创作中磨练的,但表达欲好像是天生的。在接受英国版《GQ》采访时她就提到过,自己很小的时候有了笑话就不得不讲。有次家里有人来做客,她突然想到一个关于超人的笑话,就立马跑下楼报告,“妈妈,我有个笑话。”妈妈也相当配合,“好的”,她给菲比机会在大家面前讲出来。小孩子能有什么太新奇的笑话,不过是超人是个大块头,腰带把他绑住了之类的……
Cue到这段经历我是想说,笑话不重要,但童年菲比有个和谐家庭,和《伦敦生活》里一直深陷母亲和亲闺蜜去世的阴影,全家人各有各的不靠谱那种原生家庭环境完全不同。菲比那种开放且和谐的家庭氛围,对她表达起自我来无所顾忌是有极大帮助的。
大学时,菲比多少是有点拧巴,也花了一阵子才找到自我。在《纽约时报》的采访里,她举过一个例子。刚进入大学时,她创作欲旺盛,一心想赶紧搞个剧本出来。但学校最先安排的课程是解放天性的表演练习,比如同学们组成小组,装成一款动物几个月。“我想成为一只蝙蝠,但找不到任何人和我一起组成蝙蝠组。”菲比只好加入黑豹组,但心里一直想着蝙蝠。
后来,她找到了同样想成为蝙蝠的人,那就是后来和她一起合作浪漫惊悚剧《逃跑》的导演薇姬·琼斯。在这之前,她们先联手创办了戏剧公司drywrite,办了很多场“戏剧之夜”演出,那是一段相当疯狂、浪漫的青春岁月。
薇姬是这样评论菲比的喜剧创作风格的:她善于让人发笑,这样她的悲情感就可以暗藏其中了。当她的观众被各种台词、桥段分散注意力时,她却已经在他们心灵深处的黑暗中偷偷游荡了。她会让你笑得很厉害,以至于当她转身偷袭你时,你已经猝不及防了。比如在《伦敦生活》里,她总在观众面前挤眉弄眼,但那是一个面具,是她在最好的朋友去世之后隐藏悲伤和羞耻的方式。
“疼痛在这里!真有趣!”这是菲比创作《伦敦生活》,甚至是当前所有其他戏剧最重要的方式。
将菲比推向成功的《伦敦生活》电视剧版来源于她自编自演的舞台剧《Fleabag》,“Fleabag”说的是那么一种人,他们像跳蚤,伤不到你,但总能惹你不痛快。
这部剧是drywrite的巅峰之作了,它在爱丁堡戏剧节拿了奖,看《Fleabag》一度是伦敦文化圈的一件时髦儿事。
后来,菲比在《Fleabag》演出的酒吧里和BBC高层会面,大家愉快地决定,将这出舞台剧改编成一部六集,每集二十多分钟的短剧。再后来,这部短小精悍的剧集一炮而红,伦敦诞生了一位新的女性喜剧明星。
《伦敦生活》和《杀死伊芙》火了之后,菲比很自然地被视作女性主义代言人。在之前接受vogue73的快问快答时,菲比还吐槽过这事儿,她说,如今最不想回答的问题就是“作为一个女性喜剧创作者,女性balabalabala……”
“成为一位出色的女性主义代言人,现在这是工作的一部分了。”这个是菲比的自我调侃儿。

 

她当然不会将自己禁锢在这里。两部热播剧都展示了独特的女性视角,甚至某种程度上,是“不那么好的女性主义”。媒体和观众追捧她,同时也试图引诱她表达,并挑衅、翻转她。“但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件好事,很多人参与到这场争论中,与其说是对现有某些观点的抨击,不如说是对复杂性的探讨。”菲比说。

如今,这位才华横溢的宝藏女孩红了,但幸运的是,不是好莱坞女明星的那款红,她依然可以去剧场排练,走在伦敦街头被认出来,大家会和她打个招呼,不会陷入疯狂(不知道金球奖之后还行不行了)。她在和马丁·麦克唐纳谈恋爱(真不知道嫉妒谁好),但好朋友薇姬说,她不太常把自己的作品拿给马丁看。或许,只是还没到拿得出手的时候。

 

忍不住想分享一个。
最近脱口秀大会卡姆火了,“一顿爆笑”成了对一段脱口秀或喜剧的最高褒奖。前两天看菲比上《吉米今夜秀》一顿爆讲唱卡拉OK,我也真是一顿爆笑。
她的卡拉OK识人理论是这样的:唱卡拉OK是非常能判断人品的一件事,有的人,不管男女,他们进了卡拉OK包厢,就只关注自己想唱什么。他们根本不听别人唱歌,坐在点歌机前点点点点,一顿爆点,只在别人唱完时象征性地给鼓鼓掌,这种人很烂。还有一种人,就跟那些每次考试前都说自己一点都没复习的好学生似的,去之前说自己五音不全,结果一进去唱得别提有多好了,还只喜欢唱阿黛尔的歌,这款人“最垃圾了”。
哪些人比较可爱呢?就是那种非常腼腆,不愿意唱卡拉OK,被你活活拉去,你得对人家负责任吧?你努力活跃气氛,经过不懈努力,对方终于high起来了,也开始唱歌了,这感觉超爽的!是“最美妙的时刻”。
真是太精准,太接地气儿了!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林巧稚:“我一生最爱听的声音就是婴儿

    林巧稚:“我一生最爱听的声音就是婴儿

  • 一人包揽四项艾美奖,会编会导还会演,

    一人包揽四项艾美奖,会编会导还会演,

  • 蒋方舟

    蒋方舟

  • 九夜茴

    九夜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