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德莱塞和好姑娘珍妮

作者:admin 2019-11-01 我要评论

《珍妮姑娘》,美国《现代文库》所评选出的20世纪100本最佳英文小说之一。它的作者西奥多赫曼阿尔伯特德莱赛是美国现代小说的先驱和代表作家,被认为是同海明威...

《珍妮姑娘》,美国《现代文库》所评选出的“20世纪100本最佳英文小说”之一。它的作者西奥多·赫曼·阿尔伯特·德莱赛是美国现代小说的先驱和代表作家,被认为是同海明威、福克纳并列的美国现代小说的三巨头之一。

《珍妮姑娘》,美国《现代文库》所评选出的“20世纪100本最佳英文小说”之一。它的作者西奥多·赫曼·阿尔伯特·德莱赛是美国现代小说的先驱和代表作家,被认为是同海明威、福克纳并列的美国现代小说的三巨头之一。

《珍妮姑娘》的背景设于19世纪晚期,时下美国经济发展迅猛,社会中心开始由生产转向消费,美国开始强调大众消费。与此同时,美国的社会生活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消费主义文化强调感官的满足,个人开始追求物质消费,并且消费能给他们带来快乐的女性。

《珍妮姑娘》是德莱赛以姐姐为原型撰写的作品,珍妮是囿于出身和命运的悲剧女性角色。“这个女孩与生俱来的一种柔和醇美的性情”,她感性,会为日落的美好风景而落泪;她敏感,善于发现藏匿在角角落落之中的美好;她善良,竭尽全力守护着每一个她爱的人。在物欲横流的时代背景下,她如同夏日暴风雨之中一支摇曳的白玫瑰,终究是敌不过阶级和命运的冲刷。

很多人说《珍妮姑娘》是一出悲剧,悲剧从珍妮遇到布兰徳一刻就开始上演。作为一名以探索充满磨难的现实生活著称的美国自然主义作家,德赛莱善于描写悲剧。在现实的悲剧中,物质的力量是巨大的,甚至可以主导人的命运。而在珍妮姑娘,给布兰德天真的柔情,给雷斯脱深切的爱情,她对他们始终是不设防的,每一段感情都让她付出巨大的代价,也只是一味默默承受所有的伤害。物质是有限的,在死亡那一刻,人才知道,自己紧张而渴望的金钱和地位都是虚有的。只有真实情感,可以超越阶级、超越年龄、超越死亡。

【书名】珍妮姑娘(Jennie Gerhardt)

 

【作者】[美] 西奥多·德莱赛(Theodore Dreiser)

 

【译者】黄晓玲、吴一娜、罗荣

 

【责任编辑】黄晓玲

 

【作品简介】《珍妮姑娘》是美国作家西奥多·德莱塞创作的长篇小说。小说以珍妮的悲惨遭遇为主要线索,描写了贫穷的酒店侍女珍妮遇到身处社会上层的参议员布兰德。布兰德因迷恋珍妮,许诺娶她,却在婚前不幸去世,留下怀孕的珍妮孤身一人。生下女儿后,珍妮以做富家的女佣来维持生计,又遇到富裕的制造商之子凯恩。面临凯恩家族的反对,怀揣私生女的秘密,珍妮姑娘和凯恩的爱恋故事将会有怎样的结局?

《珍妮姑娘》是《嘉莉妹妹》的姊妹篇,同为底层女子与上层公子的爱恨纠缠,德莱塞的妙笔又会生出怎样别致的花?

 

【作者简介】西奥多·德莱塞(1871年8月27日-1945年12月28日),美国现代小说的先驱、现实主义作家之一,自然主义学派先驱。德莱赛以人物塑造闻名,在他的笔下,角色人物的价值存在于面对一切障碍的坚持不懈。他所描绘的文学情境,是对大自然的深入向往。1944年,德莱塞被美国文学艺术学会授予荣誉奖。

 

【精彩段落】

英国的杰弗里斯告诉我们,一百五十年才能造就一个完美的少女。“原来她的宝贵来自于地上和空中一切令人心醉的事物,来自吹过绿色小麦一个半世纪的南风,来自摇曳在厚厚的三叶草甸和欢笑的婆婆纳上的草叶香气,驱逐蜜蜂,鸟雀藏匿期间;来自长满蔷薇的篱笆,忍冬,天青色的矢车菊,渐黄的麦子挤在绿色绒毛的影子里。彩虹留住了阳光的色彩成了一道道甜蜜弯曲的河流,一切森林积蓄的美丽,一切广阔的山丘承载的馨香和自由,需要重复三个百年的累积。”

“一百年来盛开的樱草,蓝铃花,紫罗兰;紫色的春天和金黄的秋天;阳光,细雨,沾着露水的清晨;不朽的夜,时间流逝的音节。一部未曾落笔就已无力书写的编年史;一百年前从一朵玫瑰上落下的花瓣有谁会留存记录呢?燕子飞到屋顶第三百次——想想看吧!她就从那里涌出,世界渴望她的美,就像渴望着已经逝去的花朵。十七岁少女的美已经有一个世纪那么隽永,这就是为什么激情几近于悲哀。”

如果你曾三百次理解过,欣赏过风铃草的美;如果你曾感动于玫瑰,音乐,红云漫天的清晨和傍晚;如果世间所有的美终将消逝,而在世界偷偷溜走之前你能把它们都拥在怀中,你会舍得放手吗?

 

提起珍妮,她的性情,要怎么描述呢?这个穷人家的女儿,现在正给哥伦布市的尊贵市民运送清洗衣物,这个女孩与生俱来的一种柔和醇美的性情,用言语只能如此含糊地描述。人的这种天性说不清从哪里得来,也道不明为何又失去。人生啊,只要还能忍耐,就是一片乐土,一个无尽的美好世界,要是可以漫游于这世间,将会让人为之惊叹,恍若天堂。睁开眼眸,所见的世界是如此宜居与完美。树啊,花啊,这个世界有声有色。这些都是在他们的世界里被珍视的宝贵财产。没人向他们宣传,“这是我的”,他们就会满心欢喜地上前,献上世界上所有人都乐于听到的歌声,这歌声便是善良。

囿于这个物质的世界,这种天性反而总会显得不正常。那个傲慢和贪婪交织成的物欲世界,对理想主义者和梦想家统统报以鄙夷的眼光。如果有人说看看云很高兴,他们就会警告:不要无所事事。如果有人想要聆听风的声音,安抚心绪,可连这样的享受他们也会夺走。这个毫无生命力的世界,温柔地呼唤着,那声音是那么完美,叫人听信于它,要是一个人沉湎于此,身体迟早会变得病态。现实世界的手永远伸向这些人,贪婪地抓住他们,这就是奴隶的由来。

 

我们身处的时代,物质力量的影响几乎是不可抵抗的,精神的世界已经被压倒了。物质文明的发展巨大而庞杂,社会形态不断翻新变化,铁路、特快、邮政、电话、电报,还有报纸,总而言之,社会交往的所有机制,集合了人们的想象,使其深度倍增,愈加巧妙,更为复杂,并得以传播。这些社会交往机制的存在集合起来,让生活好像闪亮的万花筒和绚丽的走马灯一般令人目眩,消磨着人们的心灵,使人们厌倦道德。这样的生活导致人们疲于心智活动,表现为失眠,忧郁症,精神失常,受害者持续增加。我们现代人的大脑,似乎没有能力接受,分类,和储存每天出现在眼前的海量事实和印象。宣传信息如白色光一般太过明亮。压在我们身上的事情太多了。就好像硬要把无限的智慧压缩成有限,装在一个杯子大小的头脑里。

 

一条鱼只有不离开海洋圈,才不会招致毁灭;一只鸟只有不进入鱼的领地,才不用付出昂贵的代价。从花朵里的寄生虫到丛林深海里的怪物,我们清楚地看到它们活动的局限性——就是必须把它们限制在一个范围内。我们很高兴地注意到,他们要离开他们的环境所做的任何努力,最后的结果都是可笑的,也必然是致命的。

至于人类,还没有清晰地观察到这种局限性理论是如何运作的。支配我们社会生活的那些规律还没有被充分理解,所以我们对此还没有形成明确的概念。尽管如此,社会的论议、非议和批评的种种界线虽是无形,却真实存在。当男人或女人犯错时——也就是说,他们越过了习惯活动的界线——这并不是像是一只鸟闯入了水里,或者是野生动物进入了人类常去的地方。毁灭不是直接的结果,人们可能只会惊讶地皱皱眉,嘲讽地笑着,举手以示抗议。然而,社会活动的界线是如此明确,只要一离开了社会活动,就注定要失败的。一个人在某一种环境下出生成长,他在其他任何地方都会无法适应生活,就像一只习惯了一定大气密度的鸟,在更高或更低的大气密度下都无法舒适地生活。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对话张一山:我身体里常住着一个念旧的

    对话张一山:我身体里常住着一个念旧的

  • 德莱塞和好姑娘珍妮

    德莱塞和好姑娘珍妮

  • 欧阳自远:再造一个地球

    欧阳自远:再造一个地球

  • 文牧野:被观众选中的青年导演

    文牧野:被观众选中的青年导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