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演员吴越:凌玲有天使的一面 也有魔鬼的一面,和你我一样

作者:admin 2017-08-24 我要评论

吴越没想到自己在《我的前半生》中扮演的凌玲会火成 现在这个样子,更没想到,自己会因为逼真的演绎, 被黑粉在微博上肆意辱骂。这个如今40岁的女演员,对于 女...

吴越没想到自己在《我的前半生》中扮演的凌玲会火成 现在这个样子,更没想到,自己会因为逼真的演绎, 被黑粉在微博上肆意辱骂。这个如今40岁的女演员,对于 女性、情感和时间,已经有着清晰、透彻又平和的认识

吴越。摄影|《中国新闻周刊》记者 董洁旭

演员吴越:凌玲有天使的一面

也有魔鬼的一面,和你我一样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刘远航

咖啡馆的顶层阁楼里,午后的阳光从白色窗户中透过来,照在吴越的裙裾上。她穿着素色罩衫,只有脸上不经意间显露出来的皱纹暗示着年华的些许痕迹。去年,她刚刚度过了自己的第40个生日。

转眼间,距离第一次进入剧组,已经过去了22年。“平淡”,似乎成为了外界给她的惯常标签,虽然她自己对于这种“人设”并不十分认同。很多时候,她选择拥抱平常的生活,放松心态面对一切;另一些时候,平常是她的对手,她不得不保持警觉。当平淡的日常被外界打破的时候,她也会感到惊讶、失望,甚至愤怒。比如,不久前的那次“遭遇”。

“之前有些恍惚,辛苦的劳动竟然换来这样的结果。”说起最近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吴越有些委屈。因为在热播的电视剧《我的前半生》里成功地饰演了凌玲这个“第三者”的形象,她意外地成了最具话题性的人物。

这已经不是吴越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网络时代的喧嚣一度冲毁了她为自己建造的缓冲地带,年龄的增长却给她带来了一些清澈的体悟。年轻的时候,她常常需要扮演一个人物的中年甚至老年形象,而当自己进入不惑之年,她终于切身体会到了时间带来的微妙刻画。“现在心平气和了,不管接受不接受的,我都接受。”她对《中国新闻周刊》说道。

“你为什么要打掉秦子雄的孩子!”

吴越突然发现自己的微博“沦陷”了。

很多网友在她的微博状态下进行评论,言辞激烈,甚至进行人身攻击,质问吴越为何处心积虑,将罗子君与陈俊生的婚姻拆散。也有一些网络文章,将吴越饰演的凌玲称为“小三上位”的“典范”。“除了《和平年代》,我是第一次这样受到热议,好像处在一个暴风雨的中心。”吴越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性格爽朗的吴越依旧和姐妹们出去聚会,看起来没有受到这件事的多少影响。然而,当晚上回家之后,打开网页,吴越还是关闭了微博的评论功能。

那几天,吴越正忙着拍摄一组名为《双城记》的系列摄影,刚刚从北京回到上海。关闭微博评论之后,她带着摄影师来到了上海淮海路,拜访了父亲的一位好友,并在这位叔叔家里的天台上拍摄了一个小时。小时候,她每次都会在国庆节的时候,来到这里,看楼下街道上的街灯,如同盛大的节日,宣告着欢欣时刻的到来。

吴越出生于1976年,家在上海,父亲是着名篆刻家吴颐人,其师父是丰子恺的大弟子。1991年,吴越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上海戏剧学院,并于毕业当年在《北京深秋的故事》中担任主演,正式开启了她的演艺生涯。

1997年,吴越凭借在军旅题材电视剧《和平年代》中的出色发挥,获得了当年金鹰奖最佳女配角的提名。

在《和平年代》中,吴越扮演的是一位名叫闻璐的军旅女记者。出于对英雄的仰慕,闻璐“倒追”张丰毅饰演的军人秦子雄。但最终,闻璐与秦子雄因为无法磨合的矛盾而分手,这个结果曾让很多观众感到无法接受。

在这部电视剧热播之后,吴越曾随剧组一起参加中央电视台的一个活动。在活动上,一名观众当众对吴越质问道,“你为什么要打掉秦子雄的孩子?那可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孩子!”吴越觉得有些错愕,觉得这样的问题应该由编剧回答,而不是自己这个演员。“剧本就是那么写的,可是人家就是代入感很强,完全觉得是真的。”吴越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

从那时候起,吴越就切身体会到了部分观众对于角色与演员关系的误解。“有些东西是有毒素的,站在道德的角度,用不尊重人的方式,这是畸形的混合体。”她说。同时,她也明白,必须要下更多的功夫,才能将角色更好地完成。

“应该火的没有火,没想到会火的却真的火了”

吴越觉得,自己在《和平年代》后半段关于闻璐中年生活的刻画并不好。那时候,她刚刚20岁,还无从体会到不同的人生阶段里,时间给角色带来的微妙变化,对于时代变革下的人物也没有理解得很透彻,只是按照剧本去演。

此后的十年里,吴越往返于上海和北京,不断尝试新的角色类型,也参演了多部电影和话剧,是《恋爱的犀牛》女主角明明的首任扮演者。“清新而具有神经质。”这是这部话剧的导演孟京辉对吴越的评价。

在演绎故事里那些悲欢离合的同时,吴越自己也经历了种种情感的纠葛。她不断地调整着自己的频道,在剧组开拍时迅速进入到角色的情境中,在杀青时立刻与角色告别,拒绝与虚构世界有过多的牵连。但在生活中,失眠是她的老毛病,记忆一度困扰着她,对有些事情也无法无动于衷。

转眼间,吴越便过了而立之年。

2008年,吴越参演了一部于她来说有些遗憾的电视剧,在《美丽人生》中与李雪健上演了一段老夫少妻的“忘年恋”。在剧中,两个“完全不搭界”的人,却生活在了一起,并慢慢地接受了彼此。吴越饰演的赵萍萍一角经历了从30岁到50岁的变化,这对吴越来说是一次难忘的演绎经历。

在此之前,吴越还没有想过,老年究竟意味着什么。她不断调试着内心的准确度,让自己适应老年的状态。与12年前相比,现在的她已经有了丰富的阅历,不再青涩。

在扮演赵萍萍从壮年到老年这十年的过程中,吴越第一次没有对眉毛和眼睛进行任何化妆,演员与角色之间的边界似乎消失了,她几乎成了那个她扮演的人。“(不化妆的时候)每天都非常自由,好像忽然某种东西绽放了出来。”她对《中国新闻周刊》说道,“我对于化妆这个事情是有一点点压迫感,一化妆就意味着要工作了。”

化妆时候的她,往往扮演的是配角;不化妆的时候,她则常常是主角——在现实生活中——跟几个好姐妹一起,给她们的情感生活提供建议,或是自己一个人独处。她觉得,相比于“饭店里胡萝卜花范儿”,自己更喜欢没有经过任何雕琢的“农家乐范儿”,这是她在30岁的时候逐渐明白的事情。

正好在这个生命历程的节点上,自己完成了对演艺事业的突破。她也不太清楚,究竟是《美丽人生》成全了她,还是自己成全了这部剧。但可惜的是,由于这部电视剧播出的时候正值北京奥运会,没有引起多少反响。吴越觉得,这部豆瓣评分8.7的电视剧本应该受到更多的关注,但结果却是,“应该火的没有火,没想到会火的却真的火了”。

“老了之后,再将所有作品慢慢回放”

十年前,吴越演绎了一个女人的三十年,而现在,她也已经四十岁了。很多事情都已经变了模样,就连淮海路那座天台下的梧桐树也比三十年前长高了一些。她对角色的挑选更加随性,最关心是否适合自己,也会在意是否有挑战性,不愿再演那些没有新意的角色。

当好友海清推荐她来参演《我的前半生》的时候,吴越有些动心,不过还不太确定是否能演好凌玲这个角色,毕竟这是她第一次演一个观众眼中的“反面形象”。但导演沈严给了吴越足够多的发挥空间,这让吴越决定试一试。为了更好地演绎这个角色,她不断和导演、编剧进行沟通,加入了自己的理解。

“凌玲的功能就是需要促成陈俊生与罗子君的离婚,这个任务不完成的话,主线没办法推进,但我不想让她功能性太强,所以有了创作的空间。”吴越这样对《中国新闻周刊》说道。她坚持认为,被认为“富有心机”的凌玲其实是爱陈俊生的,这是这个角色很多行为的原点。

当然,吴越也没有否认,凌玲也有为自己考虑的时候,特别是后来,她也显示出狭隘的一面。吴越觉得,与罗子君一样,形象前后的反差与翻转,都是剧情的需要。“她不高也不低,就是一个正常的人,有天使的一面,也有魔鬼的一面,跟你我一样。”她说这话的时候,透露着确定的语气,嘴角依旧带着笑容。

然而,当自己的微博被“黑粉”攻陷的时候,她也一度怀疑这是否应该归因于自己没有演好这个角色。她关掉了微博评论,想要忽略掉那些说要“手撕凌玲”的声音,继续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却不得不面对闻讯而来的众多媒体。对于那些她认为不怀好意的提问,吴越会当场表明自己的态度,指出对方的偏颇。面对采访者充满同情与理解的安慰,她也会受到触动,甚至落泪。

她扮演凌玲这个角色游刃有余,却因此受到了一些观众的误解,现实中也曾一度落入罗子君那样的境遇,但如今,习惯了独自生活的她却越来越像是唐晶。

微博沦陷的第二天,吴越和摄影师林奕颖到那座天台上去拍摄的时候,小时候的种种场景历历在目,她觉得自己仿佛绕过了喧闹的人群,来到了时光的屋顶。开始的时候吴越还有些紧张,摄影师为她准备了一些小提琴音乐。当音乐响起的时候,吴越忽然觉得有种特别舒畅的感觉,她在镜头下展示自己,感到快乐。

每次拍摄完毕,她便重新成为吴越,回到自己的生活。她说,人若无癖不可交。她的一个癖好是,从来不看自己演的电视剧,准备等到自己老了以后,慢慢地将所有作品慢慢回放,看着自己从20岁一直到40岁甚至50岁的变化,那也许很有趣。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北京租房故事之放弃牙医工作来京 90后

    北京租房故事之放弃牙医工作来京 90后

  • 演员吴越:凌玲有天使的一面 也有魔鬼

    演员吴越:凌玲有天使的一面 也有魔鬼

  • 公司人在厦门,工作是工作,生活真的就

    公司人在厦门,工作是工作,生活真的就

  • 方文山撞脸白福 被疑出演过新白娘子传

    方文山撞脸白福 被疑出演过新白娘子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