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张亚东:年轻人的专业程度已经很高,而主流评论还停留在情怀里

作者:admin 2020-10-17 我要评论

音乐会一直往前走,它并不会管我们每个人的感受。 张亚东说:歌词和音乐是完全不同的东西,歌词是要跟你沟通、分享,音乐是我带你去一个你没去过的地方(李骁 摄...

“音乐会一直往前走,它并不会管我们每个人的感受。”

张亚东说:“歌词和音乐是完全不同的东西,歌词是要跟你沟通、分享,音乐是我带你去一个你没去过的地方”(李骁 摄)

 

三联生活周刊:今年《乐队的夏天》和去年的感觉差别大吗?

张亚东:感觉上不一样,因为第一次总是没法替代。每个人在拍之前都不知道剪出来的会是什么,大家的表现都比较自然,估计乐队也没想到节目播出之后会带来那么大的实际收益。今年就不一样了,该防备的有所防备,该表现的也知道怎么表现。差别是一定会有的。

三联生活周刊:对你来说,“该表现的也知道怎么表现”的乐队还是可爱的吗?

张亚东:当然,站在舞台之上,众目睽睽,就算你什么都不做,也可能会被认为这是一种深沉的表现。在我的印象中,玩乐队的,都是那种有型、有样、有态度的人。尽管大家的切入点都不一样,有的注重歌词意涵,有的注重音乐性,有的注重外形妆容……都没问题,都可爱。选择适合自己的方式表现是沟通的基础,这很重要。唯一的问题是,这毕竟是一个节目,节目当然想呈现乐队的多样性,而让两个风格迥异的乐队在一起PK,决定胜负,这完全不在相同的理念和标准里,拼的就只能是运气了。所以刘昊说参加节目像是过了一个乐队的夏令营,这就是一个游戏,输赢都不必认真。

总的来说,大家还是比较容易接受歌词的信息,愿意听故事,因为那个是最直接的。故事和故事交集重叠的时候,会更容易打动人。注重音乐性的乐队目前看来依然是属于小众的。就个人趣味来说,打动我的音乐有很多,而歌词寥寥无几,我觉得大多数歌词都很虚伪。所以当大多数人说歌词的时候,我就故意说音乐,毕竟节目叫“乐队的夏天”,又不是词队什么的,音乐还是要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尽管它好像比较抽象,但它其实是非常非常真实的东西。

三联生活周刊:你以前说过自己对歌词不感兴趣。

张亚东:是啊,我很少听歌词,大多数歌词带给我的感动都很短暂,只有音乐能带给我持续的不可言喻的享受和遐想。我说的并不是古典音乐,而是大多数摇滚乐、流行歌,我都能把歌词屏蔽掉,可能我是波形脑吧。歌词和音乐是完全不同的东西,歌词是要跟你沟通、分享,音乐是我带你去一个你没去过的地方。人们喜欢蹦迪,没有歌词,甚至都没有旋律,为什么还能不停地蹦下去?什么力量可以让人蹦一个晚上?只有节拍。为什么我们非要见面聊天呢?我觉得语言是一个怎么理解都可以的东西,说出口的时候就觉得好像和想的不一样,我不信任这个,更在意一个人在张嘴说话之前的想法。好的歌词不是目的,而是一块跳板。比如我很喜欢科恩的一句歌词——“万物皆有裂痕,那就是光照进来的地方”,写得真好!它让我跳出沼泽,在音乐中飞起来。

三联生活周刊:你说自己更偏向“音乐”,其实也是在说更偏向“技术”吗?

张亚东:任何艺术或者职业都该有一条线,你不可以越到那条线之下。如果大家都往线下涌的话,那就没有什么品质可言了。科技进步可以拉低制作壁垒,有手机就可以拍电影,有个电脑就可以制作上传音乐。但是专业是你永远不能回避的东西,很多人因此会说,你为什么那么傲慢,如果我们没技术就不能做音乐了吗?当然不能做,这还用问吗?你敢让一个不懂医术的大夫开刀吗?是,听一首不好的歌不会死人,可是这对职业音乐人来说是种折磨。安迪·沃霍尔说未来每个人都可以成为15分钟艺术家,也只有15分钟。你在家怎么做是你的事情,但是不能把音乐的标准拉低。专业是你永远绕不开的,技术水平决定了你最终的表达境界。

在行业里这么些年过来,我发现问题都还是相同的问题,所以我心里有一点焦虑。年轻人的专业程度已经极高,而主流评论还停留在讲情怀、谈思想,并没有关注到音乐性是什么。

你听Beatles、听Queen,听听他们从古典音乐里吸收了什么样的养分,听听他们当时的水平是什么,这正是他们作品命长的原因之一。当然,不排除会有只会两个和弦就写出好作品的天才,只是我没见过。

三联生活周刊:像Mandarin这样的乐队,以前国内好像几乎没有。

张亚东:没有,在目前成熟的市场中是一个另类。其实这样有才华的年轻人国内有很多,可能时机未到吧。大家喜欢的,基本上都是会让我们很舒服、似曾相识的作品,但有一些特别的东西接受度很低,甚至会让人觉得不快。比如好端端的四拍,本来我摇头就行了,可你非弄个五拍,都不知道怎么摇头了。你当然可以说这个不好听,但是对于真正热爱音乐的人来说,突破小节线的束缚,才是他们的兴趣点。无论如何音乐是会一直往前走的,它并不会管我们每个人的感受,有的人会推动它发展,有的人享受成果。

三联生活周刊:对一个音乐作品反复地打磨、雕琢,以让它趋向所谓完美,也许“重塑雕像的权利”乐队就是那样,你觉得这种过程里会失去一些东西吗?

张亚东:有得必有失吧,正是因为他们的刻板、偏执,“重塑”才会有那种独一无二的庄重气质。“重塑”在我的印象里永远是一片阴云密布的天空,刘敏像一只鸟飞来飞去,黄锦的鼓声像是一堵墙,很少有人把一个很机械的节奏打得那么感性,华东是黄锦节奏里面的一个破坏者,非常冲突,但是很有意思。重塑和Mandarin这两个乐队,其实在国内来说都是挺少见的。

三联生活周刊:“五条人”乐队似乎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存在,你怎么看他们?

张亚东:“五条人”我非常喜欢,看到他们的塑料袋logo我想到了杜尚的小便池,他想要破坏颠覆一些传统的东西。他们音乐上采取的貌似不是那么职业的做法,或者说甚至愿意表现自己比较粗糙的一面,但其实仁科、阿茂非常聪明,他们的音乐素养很好,简陋只是他们的选择。

听“五条人”的音乐,我会卸下所有防备,那一瞬间会颠覆一些固有的看法,感觉到化腐朽为神奇的魅力。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北大硕士卖米粉6年后

    北大硕士卖米粉6年后

  • 张亚东:年轻人的专业程度已经很高,而

    张亚东:年轻人的专业程度已经很高,而

  • 福禄寿:我们不需要为痛苦提供证据

    福禄寿:我们不需要为痛苦提供证据

  • 大法官金斯伯格:“钉子”的智慧

    大法官金斯伯格:“钉子”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