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是他们在救助留守武汉的动物​

作者:admin 2020-02-12 我要评论

不管求助的家庭有多少,都不能让动物绝望地死在自己熟悉的环境里。 特殊时期的上门援助 1月25日武汉封城的第三天,武汉市小动物保护协会(简称武小协)的会长杜...

“不管求助的家庭有多少,都不能让动物绝望地死在自己熟悉的环境里。”

特殊时期的上门援助

1月25日武汉封城的第三天,武汉市小动物保护协会(简称武小协)的会长杜帆在协会群里询问,现在有很多因为主人回不来,留守在武汉的宠物,武小协能不能去做上门喂养,以免留守动物渴死、饿死。这很快遭到了大家的反对。毕竟没人知道到底有多少小动物在等待救援,外面的疫情究竟有多严重。而且,上门喂养会不会增加感染风险,开锁入户会不会引起法律纠纷?

到了第二天,杜帆突然在群里开会,说他收到了差不多50个家庭的求助,“这个事情必须要做了”。“我当时觉得他想得太理想了,不可能只有50家。”武小协的干部小张向本刊回忆道。虽然小张在群里委婉指出,数量可能需要在50的基础上乘以10,但杜帆还是果断要求所有成员迅速准备微信推文,安排工作。

当天下午4点多,武小协的官方微信推送了一条消息《猫狗留在武汉的主人们,可以联系我们》,愿意无偿为武汉宠物主上门救助宠物。微信推文中还按区域划分附上了汉口、汉阳和武昌三镇的微信群二维码,结果不到一个小时,三个微信群共计600人,立刻就加满了。

截至到2月5日,3个微信群、2个QQ群和一份援助登记表,向他们求助的加起来差不多有快5000人。留守的动物中,最多的是猫和狗,尤其猫了占大多数,其他还有比如仓鼠、龙猫、鹦鹉、乌龟、金鱼和小香猪。

武小协制作的相关求助名单。发出推送后不久,即收到2800多条求助信息。

 

 

 

“从后来两天的帮扶情况来看,如果我们不去,很多人家里的动物肯定会饿死、渴死。我们很能理解杜帆的心情。不管求助的家庭有多少,都不能让动物绝望地死在自己熟悉的环境里。”小张感慨地告诉本刊。

实际上,武小协也确实碰到过这样的悲惨情况。有次他们接到一个紧急任务,委托人是湖北周边地区的人,因为原本只是计划回去三天,就把怀孕的母猫留在了武汉家中,结果现在回不来了,母猫却马上要生产,他十分担心,便委托武小协上门看看情况。等到杜帆和武小协的义工小伟赶过去,发现母猫已经分娩,有两只小奶猫死掉了。任其发展下去,无疑会对现有的疫情雪上加霜。最后,他们清理了现场,为母猫补充了食物和水,并将两只死亡的奶猫送去火化。

“不过据我了解,这次的大部分求助家庭,只要为宠物准备充足的水和粮食,维持一到两周不会有什么问题。”武小协负责大学生志愿者工作的黄晓跃向本刊介绍,宠物长期自己待在家里,可能比较多见的是出现眼垢和尿道的问题,他们在上门时也会携带一些常见的滴耳朵、滴眼睛和喷剂等基本药品,看情况给小动物使用一些。

如果真的有比较严重的事态,再和宠主一起想办法。“还算比较幸运的是,因为武小协每年都有请流浪动物吃年夜饭的活动,所以这次刚好储备了一定量的猫粮狗粮,还可以维持一段时间,等待物流的恢复。”

在巨大的需求下,最大的问题是人手的不足。小张告诉本刊,每天涌入的消息太多,其中很多可能并不是真的很紧急。“家中有人的情况,我们不会卖给他们,更不可能送货上门。缺猫粮狗粮,我们会建议他们先去大点的超市看看,一般都有,虽然品质不会很好,但聊胜于无。或者建议他们用自己家储备的肉,清水煮了以后应急吃。缺猫砂,就用宠物尿不湿,再不济,处理过的面条也行。之前有人找协会买巅峰的狗粮,巅峰狗粮130元一斤,协会怎么可能有。还有些武汉周边城市的也会来找协会买物资,自己家的动物也找协会收留,这些不切实际的请求越来越多。其实如果能先找到亲戚、朋友暂时照顾是最好的,找不到的话,现在封城,我们在外地,也帮不上。”

为了快速匹配解决真正紧急的需求,他们连同志愿者一起分成三个小组分头负责:上门情况比较紧急的家庭帮扶;回复、匹配微信群和QQ群里,需要帮扶、开锁师傅和上门帮忙的人员信息;电话核实,问题是否有解决。但在前线喂养的主要还是武小协核心的八到十个成员,“毕竟涉及到陌生人上门,中间会有一个信任的问题。”

黄晓跃和本刊记者说,现在和志愿者一起,武小协平均每天大概能解决60家左右,“很多时候我们收到电话,会说我们已经在出动,我们在路上。我们的确在路上,但有时候我们真的忙不开。”

拯救尿血小猫

土猫群是武汉本地的民间猫友同好会。作为土猫群资深群友的李妍,和往常的假期一样,在年前就接下了五单帮假期出游或返乡的主人上门喂猫的请求。按照群里的统一规定,每单150元,超过两只猫咪的一只加价50元,每位上门喂猫人不得随意修改。武汉封城后,其中两家取消了原本的订单。与此同时,武汉土猫群中有关上门喂猫的求助暴增400多例,但价格没变,李妍接下其中了一单。

刘畅是李妍年初一上门喂养的第三家的宠主。按照刘畅的原计划,他腊月二十七离家,四天后李妍登门,补充猫粮和水、更换猫砂盆,等初五他从广西探亲回来后,猫咪会在门口排排坐欢迎他回家。刘畅自认为安排妥当,猫咪足够乖巧听话,委托人也值得信任,没有什么令人担心。但封城打乱了所有计划。

晚上六点,将其他两家猫咪照料好后,李妍冒着小雨步行了一公里走到刘畅家。刘畅的两只猫咪她都见过,一只个头大些,是只英短蓝猫,叫麻团,另一只个头小胆子也小,是只黑色土猫,叫泡芙。进门后,李妍发现两只猫咪正端坐在门口探头看她,她拍了一张照片发给刘畅,告知他自己已经到达。

泡芙

遵照刘畅在微信中的指引,李妍开始一步步为两只小猫添水补粮。麻团和泡芙十分文静温顺,家里稍显杂乱但一切正常。唯一有些奇怪的是,泡芙在她进门后就跑到床边躲了起来。刘畅建议李妍把泡芙抱到猫包里,希望比较熟悉的封闭环境能让它放松一些,但泡芙在李妍怀中挣扎得十分剧烈,对自己最爱的罐头也没了以往的兴致。微信两头的两个人都有些纳闷,泡芙虽然胆子小,但也不至于到这种程度。

李妍在猫砂盆中发现了异样,猫砂中掺杂着些许血尿。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症状,虽然看上去不是特别严重,刘畅依然有些紧张,便和李妍约定先观察一天,如果初三她再次登门,看到情况恶化,就送去就诊。到了初三,猫砂盆的情况恶化了,带血的结块大量增多,必须送去医院。

麻团

然而李妍没有私家车,交通管制之后,武汉停止运行了所有公共交通。刘畅在土猫群中发布了求助信息,30分钟之后,住在十几公里外的一位男士接下了这份求助。与此同时,李妍迅速用一个宜家购物袋把两只猫咪的生活用品打包好,再抱上两只近7斤的猫咪,将几乎有30斤重的东西从刘畅家的10层运到楼下。

40分钟后,这位好心的车主将两只猫咪送达到一家还在营业的宠物医院。经过检查,泡芙确诊为自发性膀胱炎,输液后症状好转了许多,血迹基本消失。医生建议不要将泡芙寄养在医院,因为猫咪领地意识强,容易出现应激性症状。在观察两天确定无异常之后,刘畅只能再次拜托李妍帮忙两只猫咪后续的喂养工作,大概每隔5到7日上门照看。喂养周期在土猫群中原本建议为2到3天,但是特殊时期,上门人只能在每一次登门时将水粮尽量加满。因为没有人知道,下次自己是否还能如期履约。

夜晚的柯基犬剖腹产手术

接到同事打来的剖腹产电话时,武汉联合动物医院的医生何俊才回家躺下没一会儿。这天前,何俊早上四五点才忙完,回去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九点多又开始接诊,晚上九点多才回家。连续两天都没睡好。但听到一只柯基犬需要剖腹产,半夜十二点,他又迅速爬了起来,跑到医院。

来到医院的是一对母女,封城当天夜里,她们抱着自家的柯基敲开了武汉联合动物医院的大门,看起来非常着急。柯基的羊水已经破了,可就一直生不出来。值班医生检查后发现这只柯基难产,需要做剖腹产手术。

正常而言,一场狗的剖腹产手术需要4个人,一个主任医师,一个麻醉监护师、一个手术第一助手,还有一个外援。但因为过年,许多员工都放假回家,医院的人手也不充裕。平日里一般医院里都有二十个人,这段时间就只剩下六个人,可是工作量相比平日,虽然轻症病宠有所减少,但来的往往都是重危症的急诊,需要动手术,更加耗费心神。当天晚上,三个人来负责这台手术就显得有些手忙脚乱,每个人都得兼顾好几件事情。

两个小时后,这只柯基顺利生下了三个宝宝,何俊这才感到松下一口气。但是事情还没有做完,三个人又开始给它们做术后的监护以及输液,最终忙到了清晨四点多才结束。“本来值班留两个人也是够的,但封城后许多宠物医院关门,之前全武汉那么多病历量一下子全集中到我们这边,加上我们人员也不足,确实比较吃力。”何俊告诉本刊,他是湖北荆州人,本来到初七,就该轮到他休假了,但是回老家的同事没办法回来,他只能继续值班照顾还在住院的动物,没有休息。

柯基与宝宝

联合动物医院是武汉一家连锁型动物医院,在武汉三镇共有五家店面,全年无休。封城后,其他宠物医院纷纷关门,联合动物医院还是坚持营业了一段时间。但1月30日,政府下发通知要求所有的宠物医院暂停营业。联合动物医院无奈也只能选择暂停原有住院之外的一切业务。

“原则上我们肯定希望能救治每一只动物,”其负责人汪喆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说,“所以我们在朋友圈里对外表示,我们可以提供一个远程电话,24小时地放到值班医生手上,能够给你远程建议的,你就在家里处理。不过远程会诊提供的治疗肯定是有限的,既无法提供准确的诊断,也不能开具药方。”而如果是不能在家处理的紧急情况,那些生病的动物又该如何自救?汪喆遗憾表示,“那也没有办法,只能呼吁政府能够出台更具体的细则。”

汪喆最近和同事们做的另一项重要工作,是对宠物并不会传染新型冠性病毒的科普。他说最近医院接到很多电话,都是咨询宠物身上有没有携带病毒,会不会传染给人,这种情况下饲养的宠物该怎么办。所以他们在医院的公众号上连续推送了好几篇相关的科普文章,希望大家对于自己的伴侣动物能够更加冷静地思考,不要随便弃养。

“但也不是对宠物完全就不防范了,为什么?因为你出去遛狗,它会在环境里到处闻,有可能会把人的病毒带回来。”汪喆向本刊强调,“所以我们建议第一尽量少出去;第二,出去以后带个绳子,控制它的活动范围,然后回家之前对宠物进行消毒。”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一线医生口述:疫情期间,泡面是最好的

    一线医生口述:疫情期间,泡面是最好的

  • 重庆高空坠楼,一起公共悲剧

    重庆高空坠楼,一起公共悲剧

  • 是他们在救助留守武汉的动物&#8203

    是他们在救助留守武汉的动物&#8203

  • 返程高峰,坐飞机你需要知道这些

    返程高峰,坐飞机你需要知道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