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再说印军为何会“先越线挑衅”?

作者:admin 2020-10-02 我要评论

中国陆军第80集团军炮兵旅某火箭炮营官兵训练后集结(仇成梁 摄/新华社供图) 当地时间9月10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莫斯科出席上海合作组织外长会议期间会见了...

中国陆军第80集团军炮兵旅某火箭炮营官兵训练后集结(仇成梁 摄/新华社供图)

 

当地时间9月10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莫斯科出席“上海合作组织”外长会议期间会见了印度外长苏杰生。双方就缓和两国边境紧张局势达成了“五点共识”。看到这则消息,我想起三天前印军时隔45年再次在边境地区鸣枪后,我与一位看过我在今年第26期《三联生活周刊》上写的《印军为何会“先越线挑衅”?》专栏文章的媒体朋友对话。在那次对话中,我坚持了我在专栏文章中的观点:印军的挑衅与国防预算的“窘境”和印度“军改”的停滞不前有关。当时我列举了两篇与印度国防预算相关文章中的数据和观点。

一是今年5月6日印度三位权威国防预算研究学者贝赫拉(Laxman Kumar Behera)、考沙尔(Vinay Kaushal)和考谢斯(Amit Cowshish)发表的题为《国防养老金:印度、美国和英国的比较研究》的文章。简单说,这篇文章以数据说明了印度国防预算中“国防养老金”对印军未来作战能力提升的影响。文中称,虽然拥有140万人的印军是仅次于中国的全球第二大军队,但其目前有323.5370万“国防养老金”的领取者,而且每年还会增加约5.5万名领取者。这样致使在2020~2021财年的4.71278万亿卢比国防预算中,“国防养老金”占比首次超过了“资本支出”占比的24%,占比高达28%(前者为1.33823万亿卢比,后者为1.13734万亿卢比)。很显然,看了文中列出的这些“硬核数据”,稍有一些财政常识的朋友,就大致看出印度国防预算的“窘境”了。

二是8月10日美国国家亚洲研究局非常驻印裔研究员塔拉波雷(Arzan Tarapore)发表的文章《印度陆军战略:重新思考教条或冒被边缘化的风险》。文中称,“印度陆军显然掌握着大部分军事预算拨款,而且这一比例还在不断上升,军事人员的比例甚至更大”。按照文中提供的数据,陆军在国防预算中占57%、空军占23%、海军占14%,而作为国防预算中“强制性开支”的现役军人工资和“国防养老金”,陆军却占了85%、空军占9%、海军占4%。看到这组“硬核数据”,再对比上一篇文章中的“硬核数据”,结论就很清楚了。即在疫情飙升的背景下,目前仍主导边境作战权力的印度陆军为保住本军种的“利益蛋糕”,也一定会找机会挑事儿。也就是说,在印度二季度GDP同比下降23.92%、印媒体传出政府要削减8000亿卢比国防预算(资本支出项)的大背景下,印度陆军为“保人”和争夺可能越来越稀缺的国防预算中的“资本支出项”,也会不断找机会“先越线挑衅”的。因此该文在提要中称,印度陆军的主流教义给其留下了两个主要选择:什么都不做,或者冒险打一场赢不了的战争。

最后我想说的是,无论是印军在加勒万地区的“越线”,还是印军在拉达克地区45年后的首次“鸣枪”,不仅都与印度国防预算的“窘境”有关,而且还与印国内疫情肆虐下莫迪政府的政治处境有关。比如在中印外长就边境问题达成“五点共识”后的第二天,印度反对党——国大党的领袖甘地(Rahul Gandhi)就发“推文”列出了莫迪政府的“四宗罪”:1.GDP历史性地下跌了24%;2.失业人口达1.2亿;3.额外产生的贷款坏账达15.5万亿卢比;4.全球新冠肺炎单日感染、死亡人数最高。由此可见,在目前印度高层的政治博弈中,是否与中国在边境地区打一场局部战争还不是一个“大筹码”。从这个意义上说,即便莫迪政府也有要借助“边境摩擦”转移国内矛盾的主观意愿,最终还是要回到外交渠道上来解决问题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环球要刊速览(1105)

    环球要刊速览(1105)

  • 再说印军为何会“先越线挑衅”?

    再说印军为何会“先越线挑衅”?

  • 把听到的世界讲给你

    把听到的世界讲给你

  • 北京工人体育场:拆除与重建

    北京工人体育场:拆除与重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