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家教性侵事件:被熟人侵犯这么久,是谁堵住了受害孩子的嘴?

作者:admin 2017-12-27 我要评论

他们都曾试探性地向光明求救,却被最信任的人一把推回了黑暗。当受害的孩子,好不容易明白奸这个字的含义,他们早已被这个泥潭牢牢凝固了双腿,拔不出来。 年薪1...

 他们都曾试探性地向光明求救,却被最信任的人一把推回了黑暗。当受害的孩子,好不容易明白“奸”这个字的含义,他们早已被这个泥潭牢牢凝固了双腿,拔不出来。
 
  年薪16万的家教老师邹明武被指多次强奸、猥亵女学生,以强奸罪、强制猥亵罪被公诉至法院。12月26日,海淀法院对这起职业教师利用家教时间性侵未成年女学生案进行了宣判。邹明武被判处12年6个月有期徒刑,并被宣告“从业禁止”。
 
  在案发前,小娜(化名,17岁,高二学生)从2016年3月开始,经受了来自家教邹明武将近1年性侵扰。邹明武利用给小娜辅导功课之机,多次以强行亲吻、抚摸、让被害人为其手淫等手段强制猥亵小娜,并多次强行与小娜发生性关系。
 
  
 
  ▼
 
  监控录像拍下了邹明武对小娜的侵犯。
 
  在这段绝望的时间里,小娜也曾试探性地向父母寻求过帮助,然而却没有从父母那里得到积极的回应。
 
  他们不是不愿意说,而是不能说
 
  有很多人问:小娜为什么不直接告诉父母呢?
 
  她“说”了。
 
  小娜曾经向父母表示,期望换一个家庭教师,但她的父母却并没有接受到小娜求救的讯息。父亲说这是重点中学的老师,请过来这么贵,还很难请到。父亲以为女儿只是怕苦,觉得课业繁重,情绪化地拒绝补课,并未太在意。何况女儿的成绩一直正常,所以就没觉得有问题。
 
  愚钝的父母,将成绩作为家庭教师正常与否的量化标准,也许小娜没有坚强地维持成绩,能够更早地获得来自父母对家庭教师邹明武的警戒。
 
  小娜一直暗示,然而父母的愚钝使得她受害的时间无尽延长,直到小娜鼓起勇气,要求父母安装监控。看过监控的父母才知道,自己的女儿曾在很长的时间里,用一种看似怯弱实则用尽勇气的方式,向他们呼救——
 
  我在遭遇性侵,快帮我把侵害者赶走!
 
  
 
 
  
 
  ▼
 
  通过监控录像,小娜的父母才知道自己的女儿经受着怎样的折磨。
 
  但她最信任的人却没有接收到她的呼救讯息。小娜的父母,并不是第一对,也不会是最后一对愚钝的父母。自杀女作家林奕含半自传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也有相似的剧情。
 
 
  房思琪想从母亲那里寻求拯救,然而她没想到试探的结果,居然是“受害者被责备”。房思琪刚从充满黑暗的屋子里打开了一条门缝,就被她母亲从外面关上了。
 
 
  
 
  ▼
 
  林奕含生前接受采访时,这样描述自己的书。
 
  而门内的侵害者,却还在不断地用威胁、诱骗给受害者的嘴贴上封条。邹明武就曾不断地威胁小娜,“当时邹某还恐吓孩子不能讲,否则让她无法在学校上学,而且说孩子上、下学骑车路线他知道,还说自己开车,让孩子自己看着办。”
 
  小娜不是邹明武唯一的受害者,沉默的孩子一直纵容着邹明武的暴行。在校时,邹明武喜欢在办公室对女生动手动脚,摸手,拍大腿。大多数同学的应对办法,只是派班上的男生替自己去问问题,避免与邹明武在办公室相处。
 
  曝光到大众视野之中的小娜事件,是勇敢的例子,而大部分遭受性侵的孩子,都选择了沉默。
 
  安徽潜山一小学校长性侵案中有9个孩子受到侵害,大多数都在遭性侵后选择沉默。临泉县鲖城镇一位男子刘庆朋,17年强奸了116人,而在17年间,无人告发此事。上海华东师大二附中一位名师性侵多名男生,二十多年后才终于有人敢站出来陈述事实。
 
  
 
  ▼
 
  受害人吴振浩讲诉,1994年,15岁的他刚考入高中,就意外遭到了来自老师的性侵犯。和他一样的受害者,还有其他几名男生。
 
  对于像邹明武这样的人,沉默只会鼓励他们的暴行,也将未成年人遭受性侵的时间不断延长,60%的案件犯罪持续时间都在2年以上。江苏永阳镇小学教师施某强奸猥亵儿童案犯罪行为持续6年,安徽余井天明小学校长杨某强奸猥亵儿童案,犯罪时间长达12年。
 
  受到侵害的孩子最勇敢的求救,就是像小娜一样请求父母更换家庭教师、在房间内安装监控,或者像房思琪一样试探性地与母亲讨论性教育。他们所有试探性的求救,都已经用尽了勇气。
 
 
  年长的孩子尚且没有开口的勇气,而所有试探性的求救一旦被最亲近的人忽略,他们将更难得到拯救。而年幼的孩子,更不具备开口的能力。
 
  被姑父性侵的6岁女童欢欢受到残暴的对待长达一年,因为父母外出务工,她被寄养的姑姑、姑父家中。能够拯救她的人离她很遥远,而她却要和侵害她的人朝夕相处。姑父威胁她不能说出去,而知情的姑姑不仅没有阻止丈夫的暴行,反而也威胁欢欢,要她隐瞒。“姑父姑妈不让我说,说了要把我打死。”
 
  
 
  最后,是欢欢的身体异常,通过医生的诊断书告诉了聚少离多的父母真相:6岁的欢欢长期遭受性侵。“医生说时间不短,生殖器,肛门,嘴巴都有痕迹。”检查报告显示,欢欢的生殖器、肛门等部位均出现了撕裂伤口,而且被性侵的部位也有不同程度的感染。
 
  
 
  ▼
 
  欢欢的诊断书
 
  经过大半年的治疗,欢欢的身体创伤基本痊愈,但精神却一直萎靡不振。“性”之一事通过姑父性侵、姑姑帮凶这种最丑恶的方式,展现在了对性一无所知的欢欢面前,留下长久的心灵疤痕。
 
 
  更可怕的事情还发生在湖南蓝山,当地一名13岁的留守女孩遭到48岁同村邻居强奸,怀孕并产下一名女婴。
 
  
 
  强奸之后,邻居还威胁女孩要是说出去就杀她全家。因为害怕,女孩谁也没告诉。即便她想说出来,又能告诉谁呢?父母都进城打工了,只留下她和奶奶相依为命。
 
  直到女孩诞下一个孩子,她被强奸怀孕的事情才得以曝光。但女孩父亲的反应却令人心寒——
 
 
  
 
  在这样的环境中,又怎么能指望被性侵的孩子,能勇敢地说出事情真相,指认犯罪者呢?
 
  “奸”“性”是什么?
 
  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怎么说?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被老师性侵的房思琪曾经想和母亲谈论“性”。
 
  
 
 
 
  思琪用面包涂奶油的口气对妈妈说:“我们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
 
  妈妈诧异地看着她,回答:“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谓教育不就是这样吗?”
 
  
 
 
  思琪妈妈的观点,是全中国大多数家长想法的缩影。
 
  在大多数性侵案件中,受害的孩子们在一切都来得及的时候,并不知道:抚摸、亲吻、厮磨……这些行为有一个名字叫“猥亵”。它们是强奸的前奏,是应该喊停的讯号。13岁的房思琪第一次面对性侵的时候,缺乏性知识的她,甚至很难正确地、精准地措辞,向她的母亲描述自己的遭遇。
 
  如果小娜接受过性教育,在邹明武最初抚摸她的时候,用器官触碰她的时候,她就该知道,那已经是不对的、过分的行为,她就已经可以向外界发出求救信号,不至于发展到更加恶劣的地步。
 
  梁心妖在《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屠杀,是房思琪式的强暴》一文中说:“在我12、3岁时,参加过一次摩肩接踵的展销会,在水泄不通的小摊前,忽的有人钳住我的肩膀,在背后隔着衣服摩擦,我只是隐约知道,这大概不是好事。几年后,我才学会了一个叫「猥亵」的词……”
 
 
  初中的时候,我曾经遇见一个有露阴癖的男人对我脱下裤子,强迫我看他的下体。然而很多年以后,我才明白他行为的含义,但我已经不能穿越回到那时,为14岁的我捂住眼睛。
 
  孩子的不谙世事、没有任何性经验、缺乏性教育,成为了犯人最好利用的空白。他们正是利用这一点,哄骗、诱拐,从抚摸开始,一步步侵蚀,最后和无知、无助的孩子发生性关系。
 
  就像房思琪的老师欺骗她:这是爱,只是方式粗暴了点。老师爱思琪的方式,就是把他下面的器官塞到13岁的房思琪嘴里。
 
  
 
  ▼
 
  邹明武的行为越来越恶劣,甚至直接在辅导过程中让小娜触摸自己的下体。
 
  这些受害者不知道“奸”是什么,也不知道“性”是什么,但他们已经被迫见识了“性”的丑恶。等他们终于这些行为的含义时,事情已经恶化到太过严重的地步,丑恶和耻辱感,成为了下一个堵住他们嘴的元凶。
 
 
  坏人会谢谢家长:
 
  “多亏你们觉得性教育多余”
 
  南京南站猥亵事件曾引起网友热议。许多人分析,在这样大庭广众之下,小姑娘仿佛坦然地被抚摸胸口,极大的可能是小姑娘根本不懂这种行为的含义。
 
 
  
 
  ▼
 
  一名18岁男子在南京南站公然猥亵女童,在长达5分钟的猥亵过程中,一对中年夫妇端坐一旁,未加制止。后据警方公布消息,同行的中年人为该男子父母,而这名女童则为这对中年夫妻的养女。
 
 
  通过许多网友对幼年经历的分享,可以看到,“对性的无知”大大便利了这些坏人。
 
  
 
  
 
 
 
  网友“@我才不是小亚呢”说:“我七八岁的时候,我妈让我跟我老爷一块住,她跟我爸睡。每次我姥爷都会摸我的胸,那时候我胸还小,他一个手就能握得过来,有时候甚至用食指和中指按住我两边的尖尖。”
 
  
 
 
  
 
 
 
  “@种花蜘蛛”说:“小时候,我家旁边有一个种花的爷爷,住附近的小朋友都很喜欢他,去找他玩。每次我去找那个爷爷,他都会把我抱起来放他腿上,手伸到我内裤里面摸我下面。一开始的时候我非常得意,因为他是孩子里的小明星,但他只抱我,所以我就很得意,被他摸也不觉得什么。我长大了才知道他这种行为是不对的。”
 
  
 
 
  受害的孩子并不明白这些行为叫猥亵,所以也无法及时叫停这些行为,而强奸往往跟随在猥亵之后。
 
  在性侵这件事情里,没有任何一个性别是安全的。男性也会遭受性侵。
 
  
 
  ▼
 
  河南信阳某大学发生的男生被性侵事件。
 
  而女性也有可能成为性侵案中的加害者。
 
  
 
  许多受害孩子的家长们都如房思琪的妈妈一样,觉得孩子不需要性教育,他们觉得,当孩子们该知道性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就会知道了。
 
  这种观点,让人想起玄幻小说中的血脉传承:神兽的能力和记忆都是与生俱来的,他们通过觉醒血脉,就能获得来自老祖宗千百万年积累的能力、智慧乃至记忆。
 
  家长们应当明白,人类的基因,23对染色体,并不具备这样玄幻的能力,这才是我们人类需要教育的原因。
 
  中国人仍然普遍存在谈性色变的情况,普遍观念都避讳“性”,更勿论针对未成年人的性教育。2017年3月,一份由北师大编写的小学生性教育教材,因为“@李铁根”等微博大V讥讽教材内容过于露骨,这套教材半路腰斩。
 
  有网友惋惜地评价:“中国好不容易迈出了对未成年人性教育的一步,又立刻被一群无知的人捅了回去。”
 
  有调查显示,我国青少年性知识最多来源于书、杂志、宣传单。来自父母的加起来只有4%,遇到性问题时,不到10%的人会去问父母,绝大多数人选择“闷在心里”。
 
  谈性色变的大环境,也捂住了受害者的嘴:这是一件羞耻的事情,不应该说出来。就像房思琪从妈妈那里得到的回答:“”
 
  反观国外,很多家长对待“性”拥有更加坦白的态度,因而孩子更愿意与家长讨论“性”。
 
  据美国Kaiser家庭基金会对15到17岁的青少年的调查,41%的青少年曾跟其父母讨论什么时候可以发生性关系,43%的青少年曾跟父母谈起怎样与男朋友或女朋友谈有关性健康的问题,52%的青少年与父母谈过避孕套,56%的青少年与父母谈过艾滋病。
 
  正是这样,即便被熟人性侵很久,受害者也无法将自己的遭遇说出来:不知道怎么说,不知道跟谁说,不知道可以说。
 
  反对普及性教育的人觉得性教育太早了,然而他们却不知道邹明武之流觉得孩子的年龄刚刚好。小娜、欢欢他们,还不知道在与异性进行更深层次的身体接触时,还有传小纸条,还有对视就会脸红,还有偷偷碰一下手就会分开……就已经被迫接触了“性”最恶劣的一面。
 
 
  他们以为被性侵,是自己的错
 
  缺乏性教育的房思琪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性侵,她也不太明白这种行为叫做性侵,她只能隐晦地感觉到,这似乎可以用“在一起”来形容,于是她试图想母亲寻求答案:
 
  
 
 
 
  思琪在家一面整理行李,一面用一种天真的口吻对妈妈说:“听说学校有个同学跟老师在一起。”
 
  “谁?”
 
  “不认识。”
 
  “这么小年纪就这么骚。”
 
  思琪不说话了,她一瞬间决定从此一辈子不说话了。
 
  
 
 
  也许房思琪口中的“有个同学”就是她自己,她想知道妈妈对此的评价,再决定是否把这件事描述给妈妈,但在她开口前,“有个同学”就已经被妈妈用“这么骚”否定了。
 
  这个回答,让房思琪决定一辈子都不开口。
 
  大众舆论的“荡妇羞辱”再次阻止了受害者开口。然而很奇怪的是,低俗的人可以当着别人的面,随意的开三俗的黄色笑话,无人谴责,而遭受性侵、猥亵的受害者却仿佛被钉上了耻辱柱,所有恶臭的经历都只能腐烂在心理,背负一辈子。受害者畏畏缩缩、小心翼翼,坏人反而坦坦荡荡、泰然自若。
 
  世界上有很多事故的发生,需要人们自审,但这其中不包括被性侵。女孩和男孩无论有多么美丽,都是上天赋予的礼物,而不是坏人性侵的理由。
 
  就如2012年,两名年轻女子在上海地铁二号线,身着黑袍和普通衣装,蒙着面,手持彩板,上书“我可以骚,你不能扰”、“要清凉不要色狼”,以此抗议上海地铁二运的言论。
 
  
 
  ▼
 
  上海地铁二运官博引起网友广泛热议的微博
 
  
 
  ▼
 
  手持彩牌的女孩在地铁抗议。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中还有一个叫晓琦的女孩。她在思琪之前,被老师诱奸并保持长期性关系。在被老师抛弃后,晓琦上网发贴,然而网友却回帖骂她小三,并笃定她用了老师的钱。“荡妇羞辱”打消了晓琦所有的勇气。
 
  这些审判者就像是凶手的帮凶,一次次地撕碎受害者倾诉的勇气,一次又一次地将即将破土而出的真相掩埋。坏人的恶行,在他们的帮助下完美地掩藏回地底,躲开了正义的暴晒。
 
  而我们能做的,就是避免成为这样的审判者,并让这些受害者知道,错的不是他们,而是性侵他们的坏人。耻辱属于罪犯,不属于受害者。他们应该勇敢地说出来,坏人才会得到惩戒,痛苦才会终止。
 
  各种与性侵有关的事件,频繁见诸网络。 最令人痛心的是,每当我们推送与此有关的文章,留言区都是一片痛心的血泪史。沉默的受害者,比我们想象的更多。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终于等到你!海淀3.5万/平共有产权房明

    终于等到你!海淀3.5万/平共有产权房明

  • 家教性侵事件:被熟人侵犯这么久,是谁

    家教性侵事件:被熟人侵犯这么久,是谁

  • 邹市明失明妻子冉莹颖录音曝光 遭经纪

    邹市明失明妻子冉莹颖录音曝光 遭经纪

  • 榆林一30岁女子欠1.7亿 别只盯着“同居

    榆林一30岁女子欠1.7亿 别只盯着“同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