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口述:丈夫为遵守我们无性约定搞外遇(图)

作者:admin 2018-02-25 我要评论

夫妻间维持着没有性的婚姻生活,能否行得通呢? 婚姻的无性之约 熟悉 浦江之夜,滨江大道,水天相映的璀璨灯火。某品牌的时装发布现场,长长的T台,点缀着艳丽的...

 夫妻间维持着没有性的婚姻生活,能否行得通呢?

  婚姻的无性之约

  熟悉

  浦江之夜,滨江大道,水天相映的璀璨灯火。某品牌的时装发布现场,长长的T台,点缀着艳丽的花朵,蓝与红的搭配,很衬走秀模特穿着的新装。这样的秀场设计,让人激赏。

  这么想着,我忽然发现对面嘉宾席有一张熟悉的面孔。虽然打扮时尚,也成熟了很多,但我还是认出她就是岳松灵。当年在心理研究所实习时,她是我导师的一个病患,苍白抑郁的状态给我印象很深。

  她也认出了我,表演结束后,走过来打招呼。小叙之后,我才知道,她是这场SHOW的花艺指导。因为这个品牌近几季都以花卉为主打,因此请她为秀场做了这样的特别企划。

  很快地,因为对花的共同喜爱,我们熟稔起来。当然,主要是我不停向她请教花艺知识———这个当年的青涩大学女生,如今已经成为具有国际资格认证的花艺师。

  岳松灵大学毕业后赴新加坡学习花艺,然后回上海开了自己的花艺廊,主推的是创意插花与场景布置。不俗的作品,加上从新加坡带回的新颖经营模式,很快在业内得到认可。上海许多西餐馆都采用了她设计的花艺布置,而一些大型的品牌发布会及商业会议,也经常会找上门来。

  唯美

  岳松灵是那种体形娇小、面容秀丽的女性,略带孩子气的样貌,很能让异性产生要保护她的冲动。据她说,从新加坡回来创业的过程中,追求她的人有很多。最终,她将芳心许给了帮她的花店做室内装修的年轻设计师陈家生。

  婚后,岳松灵继续打理花艺廊,而陈家生创办了一家装修设计公司,据说业务发展得也很顺利。听岳松灵谈起她先生,会让你觉得她是个幸福的女人。有别于生活中所见的普通夫妇,给我的感觉,就像她一直在恋爱之中。我的这种感受,好像让岳灵很高兴。她说,陈家生确实很棒。

  我曾经应邀到松灵家做客。家里布置得美轮美奂。陈家生的设计加上松灵的软装饰,那个家,每一个角落都可以拍成图片登上时尚家居杂志。但是,时间长了以后,又会让人产生一丝不安,总觉得,这种看似唯美的生活,缺乏一种世俗的气息。我是说,那种柴米夫妇相濡以沫的家里,所特有的,亲狎的气息。

  冲动

  因为这样的疑虑,一个因为岳松灵不愿提及的往事,重新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那是若干年以前,在念大三的岳松灵曾经找到我的导师,接受心理咨询。

  事情是这样的。在念大二时,她爱上了学校的男排队长。鼓足勇气进行了表白,得到了那男生的约会。但在第一次约会时,就糊里糊涂地跟他发生了关系。一开始她还是高兴的,因为对方是自己喜欢的人。但是很快地,她发现那男生同时和几个女孩保持着这样的关系。当她因此想离开他时,却遭到他的威胁。她因为害怕,跟他保持了那样关系有一年之久。来寻求心理治疗时,已经濒临崩溃边缘。她当时曾说,一段想全心付出的感情,却没能让她感受到一丝爱的欢乐,而是让她对性充满了厌恶。

  有一天,偶然地,在南京西路的意大利餐厅,我见到陈家生与一个女子在喝下午茶。过去打招呼时,陈家生大方地站起来向我示意,但并没有介绍身边的女性。之后不久,我接到岳松灵的电话,说很久不见想聚聚。到了我们常聚的泰国餐厅,吃正宗的泰式绿咖喱鸡。我们史无前例地默默吃完一顿饭。换上茶后,岳松灵终于下了决心一般,对我说,她离婚了,上午刚办完手续。我没有感到意外。

  对话

  是陈家生提出要和你离婚吗?

  岳:不是。是我提出的。他有外遇,我的自尊心无法承受。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岳:三个月前。那个女的是他公司的女会计。公司刚成立,她就在了。他们好了两年多了。我居然这么粗心,一直被蒙在鼓里,什么都没发现。

  其实,对你的婚姻,我一直有一个疑问。虽然你看起来一直很幸福,但是,究意是什么让你感到幸福的?

  岳:爱情。我一直爱着他。

  谈恋爱时这很正常,但是从道理上,结婚后,这种精神亢奋状态的恋爱,是不可能持继很久的。陈家生有什么魅力,让你的热情能持续这么久的时间?

  岳:这也是我最初对婚姻的疑虑,所以,才有了我和他之间的那个约定。

  约定?

  岳:其实……是和那件事有关。

  你因为大学男友的伤害去做心理疏导的事吗?

  岳:是的。在你导师的治疗下,我觉得已经没问题了。但是没想到,还是不行。到现在还有影响。

  能说说表现在哪些方面吗?

 岳:我害怕性生活。恋爱的时候,态度坚决一点,也没人会对此感到奇怪的。但婚姻是避不开这个的吧。所以,虽然毕业以后,身边追求我的人也不少,但一谈到婚姻的事就会触礁。直到我遇到陈家生,他很温柔。我也确实爱上他了。恋爱的时候,很快乐,但我也有恐惧。所以,当他向我求婚时,我还是拒绝了他。

  但是陈家生没有因此放弃你,是吗?

  岳:是的。那段时间我们两个都很痛苦,后来,他再次向我求婚,说他想了很久,有一种形式,也许可以尝试,就是无性婚姻。

  你那时怎么看待这个提议呢?

  岳:我一开始对这个提议也感到很茫然。但想想这好像也是我内心希望的,一直以来,潜意识中,我和大学男友是有性之后,才失去了爱。恋爱都是那样了,婚姻呢?我的恐惧一定在什么时候表露出来了。

  你没想过对于一个正常的人来说,无性婚姻其实很残酷?

  岳: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能提出那样的建议,说明他真的很爱我吧。他都退到这一步了,不是爱是什么呢?我接受了他的求婚。开始买房、

  装修,风格是他一手设计的,有两间卧房,白色的是他的,粉色的是我的。我们从结婚那天起,就没有同房过。

  如果你是因为这件事的阴影不能和陈家生同房,你应该坦白地告诉他,或者寻求心理治疗。而且,你自己也会有需求的。

  岳:很长一段时间内,我的需求都被那个心理阴影掩盖了。结婚的第一年,虽然有的时候我明明知道他控制不住,想和我亲热,我也会想方设法逃避。那段时间,正好也是我们各自公司的起步时期,两个人经常要各自出差、加班,在一起的时间本来就不多,感觉就混过去了。

  对一个正常的男人来说,这样蛮残酷的。从时间上算,他至少坚持了有一年左右吧。虽然发展婚外情来解决这个问题很理亏,但这三年,你就没做过什么努力,让婚姻不要走到这一步吗?

  岳:说起来,这个婚姻最终走到这一步,我也是有责任的吧。我太在乎自己的感受了。男人的欲望不像女人那样容易控制,这一点,我不是没有想过。

  我没有再去看心理医生的原因,是相信他的爱能最终治愈我心中的伤痕。我也很努力改变自己。三年下来,我已经比当时成熟很多,总觉在水到渠成的情况下,我们会重新修订那个约定,开始婚姻生活的新篇章。但我没想到,他早已经背弃了这一切。

  你的执着让你的感觉变迟钝了呢!

  岳:现在想起来是的。如果我坦率一点,他也坦率一点。可能不会走到这一步吧。我们各自事业稳定后,我本来想跟他谈一次的。但他却对无性婚姻比我更坚持起来,他还说,真的发现这种状态是维护感情的好方法。后面这两年,他一直像一个恋人那样,每到节假日和纪念日都会买礼物送我。出差什么的,一定会打长长的电话让我不寂寞,我得到了很大的满足。我对他从没有过怀疑。

  那你又是怎么发现他有外遇呢?

  岳:最庸俗的方式,我发现了他衬衣上的口红印,是那个女人故意的吧,两年,对于一个第三者来说,也到了能容忍的极限了。

  然后他承认了吗?

  岳:让我心惊肉跳地坦承。他说他对不起我,还说他爱我,如果我能原谅他,他会想办法跟那个女人分手。

  为什么不原谅他呢?

  岳:我最恨不诚实的人了。在这件事上,我不是没有错,但我不想继续再错下去。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爱在疫情蔓延时

    爱在疫情蔓延时

  • 从无法得到的人身上掰下一小块儿

    从无法得到的人身上掰下一小块儿

  • 献词:公开又隐秘的爱情

    献词:公开又隐秘的爱情

  • 无处依托的“恋人絮语”

    无处依托的“恋人絮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