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

网络语言的罪与美

作者:admin 2019-10-11 我要评论

文/贝小戎 我读研究生的时候才开始上网,那时候有一个流行的网络语言叫我晕,意思是说对方的话让他感到无语。后来的小孩儿从小就接触网络,听到和用到的网络语言...

文/贝小戎

我读研究生的时候才开始上网,那时候有一个流行的网络语言叫“我晕”,意思是说对方的话让他感到无语。后来的小孩儿从小就接触网络,听到和用到的网络语言就更多了——“怎么回事”说成“肿么回事”,“什么”说成“神马”。有一位八零后跟我聊天,惹我生气,问我是不是都气得要“原地爆炸”了,听到这个词我的气就消了不少。后来我一查,这个词也有三四年的历史了,对网络语言来说,三四年已经不短了,算是很有生命力了。

网络流行语更替太快,它们刚出来的时候你用它,别人可能还不知道它的意思;等它流行一阵了你再用,可能又显得老土了。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有的语言学家喜欢研究网络语言。《经济学人》说:“生物学家在培养皿中培养细菌,就是因为它们的生命周期短,出生、繁殖速度快,让研究者可以在短期内研究许多代。研究网络语言也是如此:热潮来了又退,平台起起伏伏,让语言学家不需要花很多时间就能观察语言的演化机制。”

比如,为什么语言会变化?一千年前,早期的英语和冰岛语关系很密切,甚至有可能互相都听得懂。但后来英语变化很大,而冰岛语变化很小。语言学家们研究了牢固的关系(朋友和家人)与较弱的熟人关系的影响,提出一种假说:规模较小的群体的语言会比较稳定。计算机模拟证明,如果较大的群体中有一些关系密切的小群体,这意味着既有牢固关系,也有较弱的关联,在这种情况下,语言变革的领导者就可以把语言的变动传播到广泛的人群中去。类似微博这样的社交媒体融合了强弱关系,微信朋友圈主要是牢固的关系,所以微博会更多地推动语言的变化。冰岛像是朋友圈中的用语,比较保守,英语则像是微博上的语言,更加多变。

《经济学人》说:“网络语言并不是一种新的语言,它只是一种新的媒介。毫不奇怪的是,网络用户创造了许多工具,给他们的聊天增添了手势、玩闹甚至无意义。如果以为网络语言的广泛使用是书面语的衰败,就是犯了范畴错误。任何有助于人们一起享受他人陪伴的东西都是好事。”但现实没有那么美好。英国朋友大概不知道有一个流行语叫“挂”:展示自己的什么东西或者情况叫“晒”,“晒”别人的信息或者行为就是“挂”,有些人甚至说:“挂人一时爽,一直挂人一直爽。”我要对他们说:“挂人者,人恒挂之。”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对有的人也弹不了琴

    对有的人也弹不了琴

  • 网络语言的罪与美

    网络语言的罪与美

  • 宅基地的财产权

    宅基地的财产权

  • 天才身体与失败者身体

    天才身体与失败者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