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

艺妓悲歌

作者:admin 2019-11-01 我要评论

书中写的是几个艺妓的争奇斗艳,最终有人赢了吗? 明治维新后的江户有着奇特的美感,一边是霓虹闪烁,一边是灯笼盏盏;一边是接受过高等西式教育的上班族,一边...

书中写的是几个艺妓的争奇斗艳,最终有人赢了吗?

明治维新后的江户有着奇特的美感,一边是霓虹闪烁,一边是灯笼盏盏;一边是接受过高等西式教育的上班族,一边是着着和服梳着发髻的艺妓。在书中的时代,那个特殊行业、特殊群体,女人生来就是低贱的,仿佛是个标了价码的商品。即使如此,还会有天真的姑娘向往真挚、一生只为一人的爱情。艺妓驹代像一枚浮萍一般漂泊着,她风光过,有人抛弃了其他艺妓愿为她赎身,她义无反顾选择了“爱情”,要和师兄在一起,师兄却最终抛弃她娶了另一个带着一笔前夫遗产的艺妓。书中写的是几个艺妓的争奇斗艳,最终有人赢了吗?大家不都是全靠着书中“男性”的喜爱生活着的可怜人吗?哪里有真正的赢家,不过都是错付。

【书名】争奇斗艳(腕くらべ)

【作者】[日]永井菏风(永井荷風)

【译者】梁琼月

【责任编辑】梁琼月

【封面作者】傅彦瑶

【作品简介】

重操旧业的艺妓驹代偶遇少女时代的客人吉冈,重新俘获他的芳心,吉冈抛弃包养多年的艺妓,有意为驹代赎身。期间驹代爱上了歌舞伎演员濑川,偷偷幽会,利用濑川的表演功底和人脉为自己排练准备在演艺会上表演的舞蹈,虽然在演艺会上大放异彩,却遭到同一家艺妓馆的菊千代妒忌,同时驹代和濑川的私情也被吉冈识破,吉冈遂抛弃驹代,转而为菊千代赎身,帮助其自立门户。驹代和濑川的感情并非一帆风顺,得不到濑川养母的承认,濑川也因驹代时刻强调自己有恩于他感到发腻,后来另结新欢君龙,抛弃了驹代。就在驹代万念俱灰时,艺妓馆老板娘去世,老板首次得知驹代的凄惨身世,劝住准备一走了之的驹代。

【作者简介】

永井荷风(1879年-1959年)是日本唯美主义文学的代表作家。他的文字华丽、细腻,有着日本文学传统的美感,虽然被人指责为“颓废”、“耽于享乐主义”,但其唯美的和哀情的风格确是无与伦比的。荷风是最早接受西方文化的日本人之一,在经历深层的文化碰撞所带来的心灵折磨和震撼之后,却成了日本江户社会文化的守望者。荷风的代表作有小说《地狱之花》《争奇斗艳(又译“掰腕子”)》《五叶箬》《梅雨前后》《墨东绮谭》等,散文《美利坚物语》《法兰西物语》及随笔《断肠亭日记》等。

【精彩段落】借幕间休息散步的人们纷纷来到帝国剧场的走廊,挤得水泄不通。一位艺妓正准备从临街楼梯上楼,差点和另一位下楼的绅士撞了个满怀,两人打了个照面,顿时大吃一惊。

“哎呀,吉冈先生。”

“哦,是你?”

“真是好久不见。”

“你还在做艺妓吗?”

“去年年底……我又重操旧业了。”

“是嘛,哎,多少年没见了?”

“到今年为止整整七年了。”

“是嘛,已经七年了?”

提醒下一幕开演的电铃响起,散步的观众争相回到各自的座位,走廊里一时间变得更加拥挤。这样一来,两人亲密点也不会引人注目,艺妓对此略感庆幸似的朝绅士又稍微靠近了一些,抬起头说:

“您一点也没变。”

“哪有,你才是,看上去总觉得变年轻了不少呢。”

“哎哟,开什么玩笑。都这把年纪了……”

“真的,一点儿也没变哦。”

吉冈带着真是难以置信的表情凝视着女人的脸。回忆当年初遇艺妓时,她才十七八岁,七年过去了,她应是二十五六岁。可是,和当年初成气候之时相比,眼前的她却几乎丝毫未变。不胖不瘦,不高不矮,水汪汪的大眼睛,圆嘟嘟的脸蛋,一如往年,一笑起来总会露出深深的酒窝和右边的虎牙,笑容还是那么天真可爱。

“改天我们再好好叙叙旧嘛。”

“你现在的艺名叫什么,还是之前那个?”

“不,现在叫‘驹代’了。”

“是嘛,那改天我一定点你的名。”

“请吧……”

舞台上已经传来梆子声,驹代直接沿着走廊向右小跑着回到座位,而吉冈同样快步往相反方向走去,似乎突然想起什么般,驻足回头张望。走廊里已经见不到驹代的身影,只看到接引的小女孩和小卖铺的女售货员还在走来走去。吉冈就近在走廊找了个空位坐下,点了根烟,回忆往事。二十六岁的他毕业之后留洋两年,然后进入现在这家公司。回想这六七年间,他为公司努力工作,连自己都不禁佩服起自己来;炒股赚了点钱,有了一定的社会地位;同时还有多彩的夜生活,吃喝玩乐,此时又不禁轻叹居然没有把身体搞垮。在人前,他总是一幅洋洋得意的样子,是个名副其实的大忙人,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任他回想。不过,今晚偶然邂逅学生时代接触的第一位艺妓,吉冈也头一次不由自主地遥想当年。

那时他正值懵懂之年,总觉得艺妓的姿色绝美,有艺妓和自己搭话就高兴得不得了。即便今天想回归当年的纯洁也适应不了——吉冈听着不时从舞台传来的三味线间奏,脑海中浮现出第一次去新桥玩乐时的场景,不由得傻笑。如今自己已是欢场老手,当年的青涩又无法与人诉说,只能独自在心里回味,竟觉得有些发羞。吉冈心想:“我在这方面明明久经沙场,居然对这种小事在意得过分。”感觉这是生平第一次了解自己。

也许他的感觉完全正确。吉冈进入这家公司不满十年,就被委以营业股长的重任,社长和董事等领导经常夸他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但在同事和下属中间不太受欢迎。

三年前,吉冈开始包养一位叫力次的艺妓。力次在新桥开了家店,名“凑屋”。不过,他没有像大多数金主那样稀里糊涂地被艺妓骗得团团转。吉冈明眼一瞧也知道力次不好看,不过她才艺出众,不论走到哪里,都有人称她“师姐”,名气很大。吉冈做的是吃八方的工作,能拥有一两位艺妓在宴会等场合撑场面,一来方便安排,二来可以省去不必要的花销,就故意装作迷恋艺妓反将她们据为己有。

吉冈还有一个算是小妾的女人,经营着滨町一家气派非常的酒馆“村咲”。以前她在代地[4]附近的饭馆做女招待的时候,吉冈马失前蹄,竟在醉酒后向女招待下了手。吉冈醒来一看,后悔不已,心惊:“怎么和茶馆的女招待搞在一起了?要是被平日宴会上认识的艺妓们知道还得了啊?”便被这女人抓住了把柄。于是两人约好此事一概保密,为绝后患,吉冈私底下给她些钱,开起了村咲。村咲生意兴隆,每晚都是座无虚席,吉冈见状心想,自己出了那么多钱,要是避而远之岂不是太蠢,便多次前去喝酒。不知何时,两人又偷偷死灰复燃。老板娘皮肤白皙,身材匀称高挑,今年正三十,两人重修旧好后,终于成就一段孽缘。

相比如此复杂的男女关系,吉冈回想起当年相好的驹代大抵十八岁,自己不过二十五岁,两人相敬如宾,心思清纯无邪,自己也不由得涌现出“此景只应天上有”的心情;还感觉到一种美好而脆弱,且有几分如虚如幻的奇妙。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良渚,五千年文明的一个实证

    良渚,五千年文明的一个实证

  • 艺妓悲歌

    艺妓悲歌

  • 拼多多

    拼多多

  • 《赵氏孤儿》的革命接力

    《赵氏孤儿》的革命接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