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作家与酒

作者:admin 2020-10-17 我要评论

(图 谢驭飞) 文/欧阳宇诺 美国剧作家田纳西威廉斯在尚未因饮酒过量而导致胰腺炎的时候,每逢由他担纲编剧的作品的首演之夜,都随身携带一个扁壶,喝得醉醺醺地...

(图 谢驭飞)

 

文/欧阳宇诺

美国剧作家田纳西·威廉斯在尚未因饮酒过量而导致胰腺炎的时候,每逢由他担纲编剧的作品的首演之夜,都随身携带一个扁壶,喝得醉醺醺地站在剧场里。如果不带酒壶,他就冲向最近的酒吧,在里面坐到话剧即将谢幕,然后再走回剧场。他第一次去白宫参加一场表彰电影行业的活动,来宾只被获准喝很小一杯葡萄酒,他一口就将自己的那杯吞了下去,然后就试图想办法多弄些。他藏在一位电影出品人身后,接过对方偷偷塞过来的好几小杯酒,总算熬过了那场晚会。田纳西认为,大多数作家都有酗酒问题,因为写作是一项压力很大的工作,压力常年累积,到了某个年龄,就开始需要一点酒精给予的情绪支持。

作家詹姆斯·鲍德温和田纳西持有类似的看法,他不知道哪个作家不喝酒,所有他见过的作家都和酒精很亲密。但他认为作家工作的时候是不应该喝酒的,因为喝酒是一种条件反射,就像点燃一支香烟。作家喝酒后心思就到别处去了,等回过神来,酒和烟都不复存在。

诗人W.H.奥登也从不在写作的时候喝酒,他认为写作不需要借助这种外力——“缪斯是个性子活泼的姑娘,她不会喜欢那种蛮横粗俗的追求方式,她也不喜欢一味奉从——那样她就会撒谎。”奥登狭长的厨房里有斯米尔诺夫马蒂尼、红酒和科涅克白兰地,他喜欢好酒,但不会为此大费周章。他在奥地利和美国时,很喜欢喝一种佐餐红酒——瓦尔波利塞拉葡萄酒,认为它比基安蒂红葡萄酒顺口得多,他觉得在美国喝到的基安蒂红葡萄酒味道像红墨水。

诺曼·梅勒84岁时,在位于科德角的家中接受采访,在谈话过程中,他时不时会停下来喝上一口。不过他表现得很节制,喝酒时喜欢掺着喝。采访者在聊天过程中帮他调了两杯酒,一次是用红酒掺橘子汁,另一次是用朗姆酒掺西柚汁。

大江健三郎也偏好在家中喝酒,他不喜欢去酒吧,因为在那里喝多之后他很容易因情绪激动而跟人打架。他每天晚上在家中喝夜酒,大约四杯威士忌,有时候增加一倍,外加两到四罐啤酒。威士忌及啤酒能帮助他克服睡眠障碍,喝完之后他就很容易入睡。

巴勃罗·聂鲁达在家中自建了一个酒吧,他的大部分娱乐活动都是在那里进行。客人们可以从露台通过一个小走道进入酒吧。整个酒吧被装饰成船上沙龙的模样,窗台上有一排酒瓶,吧台后的酒架上有个“不赊账”的标志。聂鲁达很看重自己调酒师的身份,虽然他自己只喝苏格兰威士忌和葡萄酒,但他喜欢为客人们调制各种非常复杂的饮品。他有只陶瓷酒罐形状像只鸟,倒酒的时候会唱歌。他认为,“在智利要喝不好的酒还挺难的,因为几乎所有的智利酒都不错”。

同样喜欢调酒的还有才思敏捷的让·科克托,1963年的某天午餐前,他给自己调制了一杯鸡尾酒:“白朗姆酒、陈皮酒,以及一些别的东西。”这个配方是他从某个侦探小说家的作品里学到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读者来信(1108)

    读者来信(1108)

  • 作家与酒

    作家与酒

  • 那些吃饱饭的人

    那些吃饱饭的人

  • 白衣逸动

    白衣逸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