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谢记醒酒汤

作者:admin 2017-09-09 我要评论

谢宴小时候经常会问她爹,为何为她取名为宴。毕竟宴这个字,换作妍、燕、艳中的任何一个,都比宴字,更适合当闺名。 每当这个时候,谢将军的表情会瞬间变得很是...

 谢宴小时候经常会问她爹,为何为她取名为宴。毕竟宴这个字,换作妍、燕、艳中的任何一个,都比宴字,更适合当闺名。

  每当这个时候,谢将军的表情会瞬间变得很是精彩,偷眼瞧瞧自家夫人,结果发现,夫人的表情比他更为精彩。当夫人的俏脸白里透红、红里透着心虚,外加一个极具警告意味的眼神时,谢将军当下就会虎躯一震,心领神会地弯腰来个“满脸大胡子乱扎式的亲亲”,把女儿从地上提起来个360度旋转公主抱,再加一记“梯云纵式”飞身举高高,生生把自家粉扑扑的女儿逗得哇哇乱叫、彻底忘了刚才的提问,才松了一口气,擦擦额头上的冷汗,心中暗自庆幸今晚不用睡地板!

  1.

  说起来,谢宴在芷汀斋的密室里见到初一的那天,她爹谢将军在京兆府尹齐大人家的长孙满月宴上,也邂逅了一场艳遇。

  齐大人在朝为官多年,为人极为圆融,在官场极懂变通,人缘自然特别好。所以,他这长房长孙的满月酒,朝中有头有脸的人物还真是来了不少。酒酣面热之际,一众雄性动物凑在一起,自然少不了歌姬舞姬们上场助兴。

  丝竹声声、轻歌款款,气氛一时旖旎香艳,颇为暧昧。

  也不知这其中一个极泼辣大胆的年轻舞姬得了何人授意,竟是细肢如蛇不断地扭到谢渐甫面前,媚眼如丝、秋波横递,大长腿更是数次极具诱惑意味地勾着谢大人座下的靴子绕上一圈,再旋转几圈,惹得众人纷纷起哄。

  “谢将军好有艳福啊!这满殿的女子,此女容貌身材最为出众,竟对将军你青睐有加啊!”

  “这可是我今日高价请来的一批南蛮舞姬,不仅舞跳得好、人生得好,最重要的是,风情万种、火辣奔放。听闻南蛮民风彪悍,男丁极旺。南蛮女子极擅生养,谢将军虽已而立之年,膝下尚且无子,倘若看得上这南蛮婆姨,不如带回府中算了。你家夫人温柔娴静,出了名的知书达礼,想来明年这个时节,说不定也能吃上你家儿子的满月酒了!”

  谢将军听齐大人说到自家夫人时,一张微醺的脸就变了两变,端在手中的酒盏更是险些脱手。

  那舞姬一听齐将军的话,立时扯下自己脸上的金色面纱,露出一张五官深邃的具有异域特色的脸庞,满脸欣喜地跪坐到了谢将军的身边,操着一口生硬的京都口音说:“我喜欢你,你眼睛里有我们南蛮汉子的狼性!”

  谢将军轻咳了一声,以前所未有的优雅姿势夹了一筷子菜,缓缓地吃了起来。

  那舞姬见状,也不生气,依旧笑盈盈地凑了上来,明艳的双眸紧盯着谢将军,抬手指了指他手中的酒:“我们南蛮的规矩,只要你请我喝了这杯酒,我就可以跟你回去,我能帮你生很多儿子……”

  她话音未落,下一秒,谢渐甫已是一仰脖子,把杯中的酒一仰而尽,不仅如此,他连桌上的酒壶都端了起来,二话没说咕咚咕咚灌了个涓滴不剩。然后,他红着一张脸,憨憨一笑:“对不住了,大妹子!齐大人家这酒我实在喜欢,至于你嘛……”他夺过一旁某位看着眼熟的大人桌上的酒盏,往舞姬手上一递,像赶苍蝇般大手一挥,“去去去,上那边玩儿去!”

  舞姬脸色一变,看着他,半是哀怨半是羞愤,末了,居然抬手给了他一记耳光,才愤愤离去。

  “我怎么说来着?南蛮就是南蛮,娘儿们都悍得没个娘儿们样!”谢将军愤愤地捂住脸,冲那几个方才起哄的大人指了一圈,“一看你们就是后院不消停的主,女人嘛,要那么多干什么?最重要是乖!起码也得像我家夫人一样知书识礼,真正懂得三从四德怎么写,才勉强凑合能娶回去嘛!这种婆娘,哼!送我十箱金子倒贴给我,我都不要!”他一转头鼻孔朝天,心中却暗暗叹了口气。

  这臭娘们儿出手真狠,幸好今儿个齐家的酒味道确实不错,不然他还真不知道回去怎么跟谢夫人解释这脸上的掌印。

  2.

  谢将军那天晚上是被人抬回来的。谢夫人一看那满身酒气的家伙,俏脸便寒了一半,待伺候这蛮牛洗澡换了衣服,把他安置到床上时,已经是累得额角见汗。

  端起放在床头矮几上的金边细瓷碗里她特意晾着的醒酒汤,她试了试温度,发现还有些烫后,才转身捏住自家将军的耳尖,没好气地道:“说吧!脸上这伤,是怎么回事?”

  谢将军半睁着醉眼,反手扣过自家夫人的手:“什么伤?”

  “干什么?以为我看不出来?”谢夫人才盯着他脸上五个指印,磨着牙柔声道,“是不是喝醉了酒,调戏人家府中的小丫头,被人打了?”

  “这是什么话?”谢将军一听急了,紧紧拽住她的手,憨气十足道,“我谢渐甫是那种人吗?”

  “你不是那种人?”她冷笑一声,“当年皇上遇刺,某人为了救驾,身中两箭被人送去尚医局后,居然趁着我转身准备伤药的时候偷偷叫部下搬来一坛酒,喝了整整一坛酒才敢让我拔箭?结果拔完箭拽着我的手撒酒疯,说什么都不让我走,生生要我伺候一个大男人伺候了一整夜?还死乞白赖地问我有没有订亲、仙乡何处来着?要说真有什么不对,也就是当年我没这齐大人家的丫鬟有胆量,没招呼你一记大耳光吧!”谢夫人说得自己脸上都隐隐发烫,饶是时隔多年,眼前这人犯起浑劲来的样子,还是让她招架不住。

  “那不是因为你慧眼识英雄,看出我这人不孬,对你是真心实意吗?”谢大人痴痴地朝她腿上拱了拱,借着酒意,低低地唤她的乳名,拉着她的手,在自己已经泛起青色胡茬的下巴上来回摩挲,“好巧啊,我今儿受委屈可受大发了。堂堂平北将军,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个南蛮婆姨逼娶。你说,像我这种三贞九烈的纯爷们,哪能答应?说好了,你点头嫁给我谢渐甫,以后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呸!”谢夫人听得脸上愈发红得厉害,没好气地啐道,“求亲的时候说的浑话,我能当真?一灌黄汤就拿这些话来寒碜我!以为我真不敢打你,是不是?说了多少次了,醉酒伤肝,就是不听……唉,醒酒汤该凉了……嗯……”

  谢将军大手发力,将怀中的女人整个拽至自己身上,深深一吻后才喃喃道:“那算什么醒酒汤?本将军的醒酒汤揣在怀里半辈子了,哪有凉的道理?”

  3.

  雨歇云收,谢夫人倦意沉沉,蜷在被窝里,连睡相都是温柔又娴静的。黑暗中的谢将军却是黑眸灼灼似贼,看向自家夫人的眼中满是炽烈的浓情。

  还未和她见面时,他便听尚医局里的人议论纷纷,说一母同胞的亲姐妹,长相明明不相上下,姐姐当了贵妃,妹妹却冷清清地被分配到尚医局来当医女,也太可怜了。他当时还暗暗替自己受伤的部下担心,会遇到一个像平日所见的那些后宫妃子一样的娇滴滴的大小姐。

  谁知道,别的医丞不愿接手这种照顾小侍卫的差事,唯独她,端着一张冷清高傲的脸,对他们竟特别客气尊敬。她为他的属下缝合伤口,手不抖眼不眨,动作轻柔果断,那副专注的样子,瞧得他心中连生变态之念,恨不得受伤被她照顾的人是自己。

  再后来,隔三岔五只要有属下生病,他便想办法陪同前往。每多见她一次,便对她多一分痴迷。到最后,他美梦成真,终于成了要被她照顾的伤员,整个人却慌得像一只下不出蛋的母鸡。她一直以为他当年是怕痛才喝的酒,却不知,他那日是存心要向她表明心迹,求娶这神女一样的姑娘。谁知,苍天垂怜,这么个仙女似的女人,到头来真的成了他的女人?

  谢夫人身上一直有种让他着迷的魔力,这种魔力导致在成亲后的狂喜幸福感里,他始终没敢把自己的女神扑倒在床。

  直到半个月后,他鼓足了勇气,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亲自命人做了一大桌子菜,还美其名曰“搞场家宴庆祝庆祝”。他这才把自己灌醉了赖上她的床,几番半醉半醒,酒壮色胆才算成其好事。

  也是那一晚让谢夫人认定其实酒量其好的他是三杯倒,而且酒品极差,醉酒后行为极不老实,心思极为龌龊。自此,一旦有应酬的酒宴,谢夫人必要嘱咐他少喝几杯,然后在家为他煮好醒酒汤,等他回来。谢将军也从来是嘴上满口答应,然后满脸醉意地回来,再借酒逞凶,屡试不爽。

  说到这,你们应该已经猜到,也是经过谢家第一次的家宴那晚,谢夫人腹中有了个小女娃儿,正是谢家阿宴也。

  数年后,谢后偶然得知年逾六十的齐大人要办寿宴后,在自家母亲大人的善意提醒下,为昭显她的皇帝夫君的亲臣之心,特意选了名身段容貌极佳的宫女赐给齐大人做小妾。妾名阿蛮,贺齐大人老当益壮、雄风不减!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皇上有点儿苏

    皇上有点儿苏

  • 乱世情劫

    乱世情劫

  • 岁月挽春风

    岁月挽春风

  • 谢记醒酒汤

    谢记醒酒汤